您当前的位置: 安徽新闻 > 安徽各地

  • 2023-11-29 05:51
  • 来源: 安徽日报
  • 作者: 袁野

  俯瞰七门堰古堰口。本报记者 李 博 摄

  在七门堰古堰口上游的七门堰拦水坝。本报记者 李 博 摄

  如今的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融入淠史杭工程之中,依然守护着舒城县群众的生产、生活。 (舒城县水利局供图)

  七门堰古堰口。 本报记者 李 博 摄

  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示意图。(舒城县水利局供图)

  2023年11月4日,在印度维萨卡帕特南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七十四届执行理事会上,公布了2023年(第十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位于六安市舒城县的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以第一名的身份名列其中。

  近日,记者来到舒城县干汊河镇七门堰村,探访这藏于大别山区、建于2200多年前的水利工程。

  七门三堰

  古人智慧存其间

  初冬时节,龙舒大地上,金色的稻田已经陆续收割完毕,丰收的喜庆依然萦绕在田间地头。沿着舒城县干汊河镇七门堰村弯弯曲曲的老路,顺着杭埠河,记者来到了七门岭下的七门堰调蓄灌溉工程的古堰口。刚刚入选了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这个原本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的水利工程,如今成为舒城县新的“网红打卡点”。尽管天气转凉,但依然可以看到游客驱车前来,站在修建者刘信的塑像下,欣赏杭埠河的美景。

  很难想象,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并不雄奇壮观的七门堰水利工程,修建于2200年前,至今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泽被龙舒大地的沃野千里、万千百姓。

  位于大别山东麓、巢湖之滨的舒城县,西南山区峰峦秀丽、中部丘陵绵延起伏、东北则是广阔的平原地带。舒城的母亲河——杭埠河发源于大别山区,贯穿舒城全境,因为地形复杂多变,舒城县自古山区易发山洪、丘陵易旱、平畈易涝。2200多年前的西汉初年,为了兴利除害,羹颉侯刘信根据舒城县地貌山川水文的特点,选择邑境西南35里处七门岭东阻河筑堰,因在七门岭下,得名七门堰。

  刘信是谁?为什么有“羹颉侯”这一奇特的封号?据《史记》记载:“始高祖微时,尝辟事,时时与宾客过巨嫂食。嫂厌叔,叔与客来,嫂详为羹尽,栎釜,宾客以故去。已而视釜中尚有羹,高祖由此怨其嫂。”汉高祖刘邦因为记恨着寡嫂,迟迟不愿给侄子封侯,后来在老父亲的逼迫下,遂以羹颉封之,是为羹颉侯。“羹颉”的意思就是“饭没了”!

  《史记》里记载的这个豪门恩怨是否属实,已不可考,但羹颉侯刘信,确实为舒城百姓做了一件千古留名的大事。

  “选择这里筑堰是大有讲究的,这里正是山区和岗区的交界地,发源于山区的龙潭、河棚、汤池、春秋等一系列大小支流在这上游汇入杭埠河。此处地形由陡变缓、水流由窄变宽,是治水的关键位置,不仅有利于因势利导控制水流,也便于施工建设。”站在刘信的塑像下,舒城县水利局副局长邓文生说。

  自汉初刘信始建七门堰以来,历朝历代多有地方官员增修,其中以东汉刺史刘馥、明代县令刘显作出较大的整修、疏浚,最终形成了七门堰、乌羊堰、片曹片责堰这“七门三堰”,灌区用水自上而下由河入堰、由堰入陂、由陂入塘、由塘入渠入沟入田,灌溉良田2000余顷。

  “沙湾之地,厥宜泄水”,自古以来,水利人便对弯道环流的效应有所认识。在七门三堰的修建中,无一不利用了这一原理,三堰的取水口均设置在了河流凹岸,充分利用自然的力量实现了水沙分流。

  在渠线规划上,七门堰工程充分利用了杭埠河冲出谷口的水势,并利用大别山余脉一直向东北延伸的自然地势,设计了一条布局合理、纵贯舒城的水道;渠线沿一定的等高线行进,保持了适当的输水底坡,满足了自留灌溉控制水位高程,形成了一个自留灌溉系统,保证了最大的灌溉范围。

  水系连通是水生态系统健康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近年来河流生态学领域研究的一项重点,连通、自然、健康的水系是保障水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永续发挥、支撑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在修建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时,古人充分利用灌区中存在的1.7万多个塘、荡,疏浚塘、荡、沟、渠,串荡成渠,连塘为蓄,串联上下十五荡,在暴雨和河流涨水期储存过量的降水,减弱洪水对下游的危害。七门堰工程形成了功能强大的调蓄机制,实现了调蓄洪峰、削减地表径流、涵养水源等多重功能。搭配上忙闲轮灌的用水机制,七门堰工程各工程节点之间有机配合,展现了古人朴素的系统工程思想。

  “可不要小看了古人设计的这一套灌溉体系,七门堰所在的江淮分水岭地带,也被我们称为丘岗型湿地。七门堰工程建立了农田灌溉排水回用的湿地调蓄水循环利用系统,这也是微生物筛选、水生植物群落的载体。七门堰工程使得当地有丰富的湿地生物多样性,不仅保证了2000多年间舒城县区域湿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也为当地的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持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教授刘学应说。

  汉代名臣文翁便是舒城人,自幼便深受“善政莫大乎水利”的教育,又目睹了七门堰在家乡起到的巨大灌溉效益。后文翁为蜀郡守,兴修水利,续建都江堰工程,也借鉴了七门堰工程诸多有效经验。

  “七门堰被称为大别山区的‘都江堰’,是中国古代水利工程规划技术的高水平展现。但我们这里的地形地貌和都江堰完全不同,虽然没有雄伟壮观的水利枢纽工程,但七门堰因地制宜,成为了山区、岗区防汛抗旱、灌溉供水的‘毛细血管’。在这方面,七门堰比之都江堰不遑多让。” 舒城县水利局局长卫秀林自豪地告诉记者。

  千年工程

  丰收保障

  秋收结束,干汊河镇种粮大户张文明又迎来了一个丰收,在七门堰村,看着刚刚收获完毕的稻田正在翻整准备秋种,他脸上掩不住笑容。“今年下半年风调雨顺,水稻种植效益好。我家在干汊河镇、张母桥镇一共有600多亩田地,今年籼稻亩产量650多公斤、粳稻亩产量550多公斤,价格也不错。这一年忙活的,值!”张文明说。

  张文明家的田地,就在七门堰的灌溉范围内,在他的记忆里,种粮20多年,当地很少遭受旱情,即便是2022年下半年的大旱,自家的田地也没有遭受什么灾情。“咱们这里有句土话,‘杭埠河不断流、口袋里钱不断’。我父亲、我爷爷都在这里种田,他们和我说多亏了这七门堰支渠,咱们这里涝能排、旱能灌,很少遭灾,收成很好。”张文明说。

  千年间,七门堰工程泽被了下游一代代像张文明一样的庄稼人,成为了龙舒大地上丰收的最大保障。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障有序用水,古人制定了详细科学的用水制度。在明宣德年间,当地知县刘显便确定了一套七门堰引水例,“上五荡用忙水,每年农历四月初一至七月底接堰水灌田;下十荡用闲水,每年八月初一至次年三月底,引堰水灌塘、陂、沟,蓄水灌田。”这套忙闲轮灌的制度,完美地契合了七门堰灌溉体系,“上五下十,灌蓄分片,各有定期,忙闲分离”,在空间上充分利用地形的特点,在时间上解决了降水量不均的问题,从时空两维度保障了当地用水,充分保障了七门堰灌区所有群众的用水需求,“使强者不得过取,弱者不致失望”。此外,七门堰还建立了塘长、 堰长、董事三级管理组织,制定了民办官督的维修制度和禁止、责任、许可、监督四个层次的用水机制。

  “每次翻看史书资料,看到七门堰自古形成的管理机制,都感慨于古人的智慧。尽管如今七门堰融入了淠史杭灌溉工程,但今天的很多用水机制依然能从古人那里获得宝贵的借鉴。”舒城县杭北灌区管理中心负责同志说。

  民国年间连年战乱,七门堰工程年久失修,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上下十五荡加起来灌溉面积仅剩5万余亩。1951年底,舒城县开始大力修复扩建七门堰工程,结合地方生产、生活的实际需求,七门堰工程增设了大量的涵洞、渡槽、抬水坝等水利设施。1958年,更进一步在七门堰古堰口的上游修建了龙河口水库。1965年后,舒城县南凿舒庐干渠、北开杭埠干渠,完善了七门堰调蓄灌溉工程的功能,这历经两千年的古代水利工程最终融入了淠史杭灌区之中。

  如今的七门堰灌区,每年会根据农作物生长情况向淠史杭总局申报用水计划,灌溉中按计划分水,统一调度,干渠放水口一律由专管单位管理,他人不得干预。支渠以下由区乡(镇)水利员逐级配水, 实行固定专人,固定放水口,固定田块,固定放水时间。“如今我们按照先下游后上游,先高田后低田,先水田后旱地,先灌田后灌塘的原则用水,保障七门堰依然能有序高效发挥作用。”该负责同志告诉记者,今年杭埠河灌区水稻种植面积63万余亩,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融入现代灌区,在农业生产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

  三堰余泽

  保护发展责任重

  “三刘手辟三渠后,万井恩同万古流。菖叶杏花如画里,漫愁春色冷千秋。”清人胡永亨的一首《三堰余泽》,道出了龙舒大地上千百年来对七门堰的感恩之情。七门三堰,不仅仅是水利灌溉工程,也成为了舒城自古以来的一道景观,三堰余泽也与牧马旧市、金鸡古墩、龙眠毓秀等美景同列为龙舒八景之一。

  在舒城县开发区,七门堰上下十五荡之一的新荡,至今依然是周边群众散步休闲的好去处。傍晚时分,人们或行走于临水步道,或坐在池塘边的仿古小亭,感受片刻的宁静悠闲。“新荡虽然规模不大,但位于舒城县城区。为了美化城区环境,我们对新荡进行了清淤改建,在荡埂上采用了生态护坡,并增加了临水步道、凉亭和绿化工程。”杭北灌区管理中心城灌所所长宋德安告诉记者,新荡不仅美化了周边的环境,同时也依然发挥着灌溉工程的效果,灌溉周围8个村万余亩良田。2020年,新荡新增了两座进水闸和一座泄洪闸,在“海绵城市”中发挥着作用。

  在舒城县开发区和柏林乡的交界处,改建一新的解放闸将上游来水分别引入桃溪支渠和杭北干渠之中,“这里也是古时候七门堰系统的一环,水流通过桃溪支渠引入下游的新荡、大格荡。解放闸改建升级后,可以更好地调蓄水流,减轻城区的防汛抗旱压力,让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继续发挥作用。”宋德安说。

  在万佛湖镇沃孜村,望向宽阔的杭埠河河面,可以看到一座长270余米、格外醒目的拦水坝,这是舒城县新修建的七门堰拦水坝。“这里位于七门堰堰口的上游,近年来因为河道下切,水位有所下降,不利于七门堰发挥灌溉的功效。我们在上游修建拦水坝,提高水位,增加了上游200万立方米的蓄水量,也能进一步保证七门堰支渠的供水,让七门堰工程长久发挥功效。”邓文生说。

  拥有2200年历史的七门堰,要保护,更要利用好,发展好。“七门堰工程存在已经千年,作为宝贵的遗产,一旦遭到严重损毁,将难以修复。” 中国水工程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朱海东告诉记者,在七门堰工程申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的过程中,他们痛心地发现,在近年来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中,部分新建项目让七门堰调蓄灌溉工程遭到了破坏或有遭到破坏的风险,有少量史书上记载的灌溉工程被夷为平地或沉入水中,且这些人为造成的破坏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惩戒。

  “不仅仅是七门堰,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着对有形的、实体的遗产保护相当重视,而对于这些遗产背后无形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的重视程度不足的情况。七门堰工程作为我国古代水利工程的重要遗产,展现了极为先进的治水理念和技术,然而七门堰始终名声不显,这也和我们平日里宣传推广不足有关。”刘学应说。

  为了更好地保护七门堰,让世界遗产持续焕发生机,舒城县政府已经委托专业单位完成了《七门堰调蓄灌溉系统遗产保护规划(2023-2026)》的编制,加强遗产的系统保护和综合利用,并对工程遗产水利功能可持续发挥、灌区历史文化挖掘与传承、 全域旅游发展、灌溉农业产品品牌提升和世界遗产相关品牌的开发具有重大意义。

  “七门堰历史悠久,至今依然发挥着防洪抗涝、灌溉抗旱的重要作用。近年来,我们陆续修建了七门堰拦水坝、解放闸等活水引源水利工程项目,保障七门堰的水利功能不断完善、提升。此外,借着七门堰工程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的机遇,我们打算在七门堰村的七门堰古堰口处建设一座水利博物馆,图文并茂展示七门堰的历史、原理、功效,并开发一批相关的旅游景点,让更多的人了解七门堰这座藏在大山中的‘都江堰’。”卫秀林说。(记者 袁野)

编辑: 朱晓桐
推荐阅读
志愿服务 温暖你我他


发布于2024-03-04 05:56:49

雷锋日 淝河监狱民警将“爱”播种


发布于2024-03-04 00:22:14

合肥轨道客流总量突破16亿人次


发布于2024-03-04 00:21:15

安徽庐江:油菜春管正当时


发布于2024-03-04 00:11:15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