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淮南 > 生活美食

难忘那碗“立冬面”

2020-11-05 12:34      作者:

  在我看来,寒风凛冽的冬天,没有什么食物能比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更暖心合胃了,这种感觉主要来源于童年的一个美好回忆。

  我的童年处于物质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的日子都过得捉襟见肘。就拿我们家来说吧,全家仅靠父亲那点微薄工资度日,还要时不时挤出一些接济乡下的亲友。长年粗茶淡饭,使得我们小孩子对食物格外敏感。

  那时,父亲是电厂的一名运行工人,工作强度大、作息不规律,非常辛苦。每次上大夜班,厂里都会发些馒头、花卷、包子之类的食物,名曰“半夜餐”。青年工人一拿到“半夜餐”就狼吞虎咽吃光了,父亲却从来都舍不得吃,总是带回家给我和妈妈。

  记得一个寒冷的早晨,天刚亮,我还没有起床,父亲下夜班回来了,一进门就说:“小迪,快起来,有好吃的。”一听见“好吃的”三个字,我一骨碌从被窝里钻出来,兴奋地问:“什么好吃的?”父亲一脸神秘地从保温套里掏出饭盒,打开盒盖,笑呵呵地说:“‘立冬面’,今天立冬,职工食堂特意做了‘立冬面’。”父亲掀开盒盖时我就觉得一股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口水差点儿流出来了,满满一饭盒白面条儿,面上卧着香菇、木耳、荷包蛋、土豆片、小白菜,还有几片牛肉,撒着葱花、芫荽、姜末和黄豆,淋着香喷喷的芝麻油,比我们家过年吃的面还奢侈。妈妈说:“这碗面,搁在外面饭店怎么也得卖两块钱吧,厂里对你们工人真好。”我抓起筷子就要大快朵颐,妈妈“啪”地打了我一下:“先去刷牙!”洗漱完毕,我坐到桌旁,父亲已经把面分好了,一人一碗,我的那碗里有荷包蛋和牛肉。吃面的时候,父亲告诉我:立冬是二十四节气之一,表示冬天开始了,吃碗热气腾腾的“立冬面”,寓意着不会冻伤耳朵和手脚。那碗“立冬面”,那幕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面的场景,伴着温暖和幸福的感觉,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以至于次年秋末,离立冬还有一阵子呢,我就迫不及待地问父亲:“今年还能吃上‘立冬面’吗?”父亲哈哈大笑:“能!你这个小馋猫。”

  有一年立冬,父亲上白班,不上大夜班,这意味着我吃不上“立冬面”了。看着我闷闷不乐的样子,父亲欲言又止,迟疑片刻,推开门上班去了。妈妈责备我:“你这孩子光惦记着吃,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大人。”黄昏,我和小伙伴们在院子里跳皮筋,一阵铃铛声响起,父亲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对我说:“走,带你吃面去!”我激动地问:“去哪儿吃?”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中麻溜儿跳上车后座。父亲蹬着车向职工食堂骑去,我不停地催他快点儿。

  到了职工食堂,父亲数出四张五角的餐票买了一碗面。等待的时间里,我看到三三两两的工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来,有的穿着连体服,有的穿着白大褂;有的背着工具包,有的拿着文件夹;有的戴着蓝色安全帽,有的戴着红色安全帽。父亲告诉我:穿连体服的是检修工,穿白大褂的是化验员;戴红色安全帽的是安全员,戴蓝色安全帽的是检修人员……当时我就想:我长大了也要当一名电力工人,不但神气,还能吃上“立冬面”。

  等了许久,面终于来了,我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半碗面下肚,抬头一看,父亲正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怜爱。我不好意思地把碗推过去:“你也吃。”他摇摇头:“我吃过了。”我继续埋头大吃,最后面汤实在喝不下了,父亲接过去喝了个涓滴不剩……

  印象中,吃过“立冬面”的那些冬天似乎真的不冷,现在想来,那分明是爱的力量和护佑啊!

来源:淮河早报   编辑:
相关新闻
 
看点
文化旅游
生活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