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黄山 > 综合新闻

2021-03-17 16:20       来源: 中安在线       作者:

  案例一:借疫情虚假销售口罩 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案情简介:

  被告人卓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利用群众急需口罩的心理,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虚假出售口罩的信息。2020年2月,汪某联系刘某,欲以单价2.5元/个的价格购买一次性口罩9万只,并向刘某转账22.6万元。后刘某经朋友推荐,联系被告人卓某。卓某谎称其有渠道能购买到口罩,并将厂家资质发给刘某。双方达成约定,以单价2.4元/个的价格购买一次性口罩9万只,刘某向卓某转账21.6万元。卓某收到货款后,以各种理由拖欠发货,并将收到的货款用于购买电脑、吃请等挥霍用途。汪某遂报警,卓某得知后退还汪某1万元。

  此外,卓某在朋友圈看到陆某发布欲购买口罩的信息,主动联系陆某,称其可以帮忙购买口罩,陆某转账1.5万元给卓某。后卓某谎称口罩在高速上被政府征用,并一直未退还货款。

  法官点评:

  为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行为,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保障社会安定有序,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依法严惩诈骗、聚众哄抢犯罪。意见明确,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研制、生产或者销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义骗取公私财物,或者捏造事实骗取公众捐赠款物,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以诈骗罪定罪处罚。该案中,被告人卓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自己能够购买口罩的事实,利用被害人急需口罩的心理,多次诈骗他人财物,依法应予惩处。屯溪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卓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案例二:空调制热效果不理想?可能涉及违约责任!

  案情简介:

  消费者凌某与某中央空调销售公司签订《日立家用变频中央空调系统销售及安装合同书》,就向其购买并委托该公司承担设计及安装中央空调系统事宜达成协议,并对设计参数进行约定。其中,约定室内设计参数为客厅、餐厅、主卧、次卧、书房均为(夏季27±2℃、冬季18±2℃),工程总价为11.2万元。合同签订后,该销售公司于2017年底向凌某提供了日立中央空调,并基本安装完毕,凌某支付大部分货款。使用后,对于空调的制冷效果凌某予以认可,但制热效果离约定参数差距较大。凌某与销售公司协商,销售公司派人进行维修,但始终未达到合同约定的设计参数。后该销售公司以凌某未结清全部货款为由拒绝提供维修服务。凌某诉至法院,要求返还货款并赔偿损失。屯溪区法院审理后,判决凌某支付剩余货款,销售公司赔偿凌某违约损失1.2万元。

  法官点评:

  空调已经是常用家用电器,可以在夏季送凉、冬季送暖。该案中,销售公司对于设计参数的确定更具有专业优势,将具体参数写进合同条款,可以认为是为促成合同成立作出的明确承诺,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空调制热效果达不到参数值,且经过多次维修仍无法改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销售公司应承担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对于违约责任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

  案例三:早餐店销售“铝食品”构成刑事犯罪

  案情简介:

  某小吃店在某菜市场制作售卖油条、糍粑等油炸食品。后因油条口感不好,销售不佳,店主陈某在面粉内加入明矾、泡打粉、苏打粉等。市场监管部门先后两次抽检该小吃店的在售油条,分别测出铝残留量为799mg/kg、1300mg/kg,标准值为≤100mg/kg,所测油条铝含量已严重超出国家标准。黄山区法院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同时,禁止陈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食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同时,陈某还需承担惩罚性赔偿金2.4万元,及在市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

  法官点评:

  食品安全关系到老百姓的生命健康,舌尖上的安全尤为重要。经鉴定,过量食用铝含量超过5倍的食品,足以造成胚胎中枢神经系统等器官发育畸形和胎儿生长发育不良,老年痴呆,骨质疏松,肝、肾细胞内线粒体损害,干扰人体细胞代谢,使免疫力下降等严重食源性疾病。2014年7月1日起,国家即禁止在膨化食品生产中使用含铝食品添加剂,小麦粉及其制品生产中不得使用硫酸铝钾。生活中的“泡打粉”,就是含铝的食品添加剂,过量使用即具有一定危害。陈某使用明矾、泡打粉、苏打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严重危及消费者人身安全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案例四:未按期履行装修合同装修公司退还工程款并补偿

  案情简介:

  刘某与某公司签订《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将房屋室内装饰装修工程发包给某公司施工。因合同未按期完工,双方签订《解约协议书》,解除此前双方签订的《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并同时约定:某公司退还刘某工程款,并于协议签订之日一次性补偿刘某1万元。但因实际履行协商未果,刘某遂起诉至法院。徽州区法院审理后,依法判决某公司退还刘某装修工程款1.7万元、支付刘某补偿款1万元,合计2.7万元及其利息损失。

  法官点评:

  日常生活中,家装合同是较为常见的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该案中,某公司未按照装修合同约定按期完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刘某与某公司达成《解约协议书》,属于当事人一致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因此,某公司应按照协议约定承担责任。在此,也提示各位正在装修房子的消费者们,在与装修公司订立合同时,要约定施工期限、质量标准、工程验收及违约责任,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案例五:假烟买不得 假烟卖不得

  案情简介:

  汪某在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无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微信联系并购买多种品牌伪劣卷烟,后又通过微信将伪劣卷烟以低于市场价销售给朱某、程某、谢某等人,销售金额共计10.64万元。黄山市烟草专卖局徽州分局查获汪某购买的伪劣香烟10条,公安机关在汪某住所处发现伪劣香烟109.4条。经鉴定,汪某购买、查获并扣押的卷烟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卷烟,价值共计7.84余万元。案发后,汪某退出非法所得1万元。徽州区法院一审认定,汪某违反国家烟草专卖管理法律法规,在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无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的非法经营数额共计18.48万余元,以汪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法官点评:

  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人人有责,本案中汪某身处偏远农村,自以为偏远乡村是法律监管的“盲区”,殊不知自己已身陷囹圄。此案的违法行为不仅给人民群众的身心带来伤害,还“污染”了整个烟草经营秩序。为了更好净化市场秩序,打击涉烟违法犯罪分子,呼吁广大人民群众一旦发现有假冒伪劣产品,应勇于拿起手中的法律武器捍卫自身的权利,为有关部门提供线索、协助司法机关办案,将假冒伪劣行为扼杀在摇篮里,还市场经营环境一个蔚蓝的天空。

  案例六:买了重疾险遭拒赔 法院:该赔还得赔

  案情简介:

  朱某在某保险公司投保补偿医疗保险和重大疾病保险。后朱某出现头痛、额颞部胀痛,经诊断,为左侧前交通动脉瘤、蛛网膜下腔出血、高血压病。医院进行取左额颞弧形切口入路行动脉瘤夹闭术手术抢救,并进行颅骨修补术治疗,医疗费用达19万余元。术后,朱某向某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但该保险公司认为其所得疾病并非脑肿瘤,而是脑囊肿,以该疾病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40种重大疾病范围、治疗方式不符合合同约定为由,拒绝理赔。朱某诉至法院,歙县法院经审理后,判决某保险公司支付朱某保险金3.8万元。

  法官点评:

  商业医疗和疾病保险关系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法院应严格审查保险免责条款和拒赔事由,依法实现对保险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保险产品专业性强,保险人应本着最大诚信原则,对保险主要条款尤其是免责条款明确列明并明确说明。该案中,当事人双方对于朱某所得疾病是否属于保险公司所列保险范围内的40种疾病中的良性脑肿瘤发生争议,朱某作为非医学专业人士只能根据常理来判断。而案涉保险条款列举了其他几种不属于良性脑肿瘤的情况,并未将前交通动脉瘤排除在良性脑肿瘤之外,故法院确认朱某所患左侧前交通动脉瘤属于保险责任理赔范围内。采取何种手术方案治疗,系医院根据患者的病情和医疗水平确定,保险公司以治疗方案不符合约定拒赔,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公平理念。

  案例七:疫情防控措施直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的 依法适用不可抗力的规定

  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5日,上海某旅游公司与安徽宏村某酒店签订合同。合同约定上海某旅游公司预定安徽宏村某酒店2020年1月28日至1月30日期间的房间,房款共计58200元。合同生效后,上海某旅游公司按约支付了全部房款。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按照防疫工作要求,双方合同中所约定的会议无法按期举行,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上海某旅游公司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不能预见,是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属不可抗力,双方合同未实际履行,对方未开具发票且无实际损失,故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全部房款。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后,上海某旅游公司向黟县法院提起诉讼。本案在审理中,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安徽宏村某酒店返还全部房款,双方合同解除,上海某旅游公司撤回起诉。

  法官点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疫情导致买卖、承揽、建筑工程、租赁、旅游、住宿、餐饮、运输等合同不能履行,当事人提供证据证明且尽到通知义务,请求减轻或免除责任的,可以使用不可抗力规则,综合考量当事人之间的约定、疫情的发展阶段以及疫情影响的程度等因素妥善处理。该案系一起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发生的旅店服务合同纠纷,因新冠疫情影响,导致预定酒店不能如期入住并及时通知了酒店,顾客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要求解除合同退还房款的诉求,可以根据不可抗力原则,解除合同退还房款,保护消费者权益。

编辑: 程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