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安徽新闻 > 民生社会

  • 2021-10-07 15:26
  • 来源: 中安在线
  • 作者: 本网记者

微信图片_20211007152024.jpg

  图为路难行、几近荒废的东至县尧渡镇东山村赵岭村民组景象。

  编者国庆长假期间,一名在深圳工作的皖籍媒体人回老家寻觅“乡愁”。以下为他投书中安在线的《回乡偶记》,希望基层加大乡村振兴建设力度。 

  中安在线讯 今年国庆期间,有幸在皖西南的乡间行走,饱览明山秀水,看到如画般的"美丽乡村",更喜见诸多"城市细节"已悄然走入乡村深处。作为一名老媒体人,在欣喜之余,也体味到"无处安放的乡愁",以及“后脱贫时代”部分村民“归乡无路”的烦忧。

  平坦的水泥路,飞跨的石拱桥,竹制小凉亭,黛顶白墙的“村标”。一辆接一辆家庭轿车由身边唰唰而过,浙A、豫B、皖A、粤B字样车牌,昭示远方游子归来。

  10月3日,笔者来到池州市东至县花园乡一个叫亭子下的自然村。走进村民汪才美家,只见满屋装配式装修,堂屋如一幅主题鲜明的水墨画。汪才美说,这是在杭州打工的儿子按尺寸订制的新式装修,房子占地百余平方米,建设加装修花了五六十万元。他将记者引入屋后,墙上一方"东至县农村改厕民生工程"铭牌引人注目。一个整洁、配备水箱的蹲位厕所,旁边是一个手纸篓。汪才美指着地上的一处盖板说,按标准做了个“三格”的化粪池,政府补贴了一千四百元钱。

  “村民已基本告别茅厕时代,亭子下村民组除两户外,其他农户都用上了冲水厕所,有了化粪池。”该村民组所属栗埠村支书杜炎朝说,除了冲水厕所,全村垃圾固定投放,有专人收拾,集中处理。记者特地绕村走了一遍,昔日垃圾俯拾即是、随见污水横流的“农村常景”已彻底改观。

  放眼望,二十多间依山而建的两三层洋楼,在植被茂密的山峦衬托下,像一幅色彩丰富的印象派画作。杜炎朝说,美丽乡村建设还在推进中,年内计划再修建一条水泥村道,而村前河道属长江支流尧渡河上游,夏天被冲毁的河道,政府部门现正在挖掘修缮。“依河而走的一条县道向山里延伸,直通花园乡最深处一座村寨——明年这条公路要再拓宽一个车道……”

  如果说在亭子下村民组看到的是满心欣喜, 在去往池州市东至县城尧渡镇东山村赵岭组的路上,记者亲历的却是令人揪心的另一番景象。

  经过一处新设不久的红绿灯路口,由东山路拐入滴水岩方向,穿村直行约两千米,“村村通”水泥路在山脚下消失,剩下一条仅容一车通行的登山土路向山林深处延伸。记者乘坐朋友自驾的小型丰田SUV上山。加大马力上行,摇晃前行数百米后,转过一道急弯,道路陡然垂直向上。随着发动机阵阵嘶吼,这台前驱SUV明显力不从心。朋友紧急制停,三位乘员下车。正考虑是否退下山,不巧一辆小型人货车也在上山,窄窄一条上山土路,外侧是深不可测的山沟,没有任何警示标识,向上是近六七十度的陡坡,且一眼看不到尽头。退无可退,唯有硬着头皮往上。大家在车尾助推,司机猛轰油门,前轮与砂石摩擦,冒出阵阵青烟,炎热空气中焦糊味弥漫……所幸经过一番努力,人车终算有惊无险通过这段长约一千米的危险陡坡。一行人汗流如雨,双股颤颤,庆幸之余是后怕:倘若轮胎着火怎么办?松软路面发生溜车怎么办?若有车迎面而来,又如何避让呢……

  赵岭自然村位于海拔约三百米的一处山窝内,四面环山,原本风光秀丽。山下就是尧渡县城,既非大山深处,又非城郊便利处,位置十分尴尬。在山窝内,一口老井仿佛诉说着陈年旧事。数栋徽派建筑依山错落布局,再细看,村内杂草丛生。年逾七旬的村民赵寿章夫妇成了村里最知名的“留守者”。一块由安徽省人民政府颁发的黄铜色铭牌上写有"光荣之家"几个大字。赵寿章说,自己亲哥哥是抗美援朝烈士……原本赵家岭自然村人丁兴旺,所辖山场面积较大,最多时村里有一百数十口人,有带天井的百年徽派老屋六幢,另有青砖瓦房一二十栋。多年前村民上下山均靠一双脚板,勤劳的村民祖祖辈辈肩挑背扛劳碌。十多年前村里靠"卖林换路"办法勉强修了条运输竹木的上山土路。"林木伐完了,经营性‘公路’的使用价值也宣告结束,加上夏天暴雨冲刷更是沟沟坎坎,行车如赌命!"赵寿章说,先前年轻人离村出走,有的在县城打工,宁愿受苦租房居住,也不愿回到山上。近些年,有人返流回村,可房屋因年久失修已难以住人。

  东山村党支部书记王龙发说,东山全村共有十个自然村,因地势险峻,赵岭组目前是唯一一个未通公路的村庄。赵岭村民组现有24户82人,近期,村民自发返村集资兴建宗祠,村委会因势利导,拟出资一万元修建一个村民活动中心,好让大家回村时有个集中的落脚点。但因“行路难”,村民们虽有斩不断的乡愁,现实却是“回不去的家园”。

  就此,记者询问池州市东至县公路局负责“村村通”工作的凌贤玉先生,他表示,根据相关政策,一般来说必须有二十户(在皖南山区放宽至十五户)以上,才达到修公路标准,此外,还有旅游节点地区也会特事特办。

  凌贤玉说,东至县类似东山村赵岭组的情况不同程度存在,按照现有情况,难以到省颁条件,村民近年“返乡”愿意强烈,但县级财政难以支撑,村民“回家难”现象确实存在。

  记者了解,赵岭村民组至少有十多户村民计划修缮旧屋,住回赵岭村。王龙发表示,大部分村民因子女上学等现实困难而移居山下,但田地山场都在山上,村民只能借助唯一的“土公路”赌命般上下。多位国庆期间返村的年轻人告诉记者,因为村里竹木资源丰富,加上邻近县城有退耕还林造就的大片绿水青山作依托,"靠山吃山"、开办民宿、兴建农家乐,完全可以告别飘泊在外的打工生涯,重新过上稳定的山居生活,“只要公路一通,就可以让赵家岭重新‘热闹’起来”。

  记者获悉,对于东至全县来说,与城区"不远不近"、类似赵岭村的"行路难”问题正逐步纳入下一步“村村通”范畴。看来,全民小康路上,“复活老村落”“留住乡愁”,打通通往自然村落“最后一公里”,完善“交通末梢”是关键所在。安徽省池州市交通局有关领导表示,告别“赌命路”,满足村民“回家”愿望,正是政府部门眼下亟待破解的新课题。


  相关链接: 

  后续:回乡之路:并非无解难题

  



  

  

编辑: 朱新水
推荐阅读
东黄山国际小镇首个文旅街区开街


发布于2021-10-21 05:20:45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