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安徽新闻 > 民生社会

  • 2023-10-22 09:57
  • 来源: 中安在线
  • 作者: 张毅璞

  开栏词:九九重阳佳节至,在这收获的时节,合肥科学岛上,风景旖旎。科研成果频出的今天,老一辈科学家为此金秋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就让我们随着记者的笔触,领略他们的风采,向在科学岛上默默奉献的老一辈科技工作者致敬!  

  中安在线、中心新闻客户端讯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这是清华精神,也是我国新能源领域专家冯士芬女士科研人生的写照。

  1962年,18岁的冯士芬考入清华大学水利系,1968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云南水电部第十四工程局,1978年借科学的春天调来合肥,进入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工作,1999年与科大合作创立科大创新股份公司并于2002年在上交所上市。

  几十年来,冯士芬载誉无数,曾获国家、安徽省和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与政府专项奖励10项,获发明专利与实用新型专利34项,获得安徽省第一届十大巾帼发明家和国家第二届巾帼发明家奖。


DSC_4383.JPG

冯士芬

  清华练就扎实基本功

  “我的祖父是清华的留美生,先后就读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我的姐姐、姐夫、2个哥哥都毕业于清华,所以我高考的时候,他们一致让我考清华,现在想想真的非常幸运他们让我选择了清华,让我有机会成为清华学子,做了一生清华人”。冯士芬对自己的清华求学生涯感触良多。

  1962年,初入清华的冯士芬就被学校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氛围所吸引,被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号召所感染,融入清华女生应做强者的学习生活之中。

  冯士芬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入学后,要写两年的仿宋字,绘图从按要求削制铅笔开始练习,再到精准美观地绘制一幅幅设计图,长时间练就的扎实基本功,除了坚实的知识基础,六年清华学习生涯,还培养了冯士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为她将来多次跨学科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0年,冯士芬被分配去云南的水电十四局(该局负责水电部在云南的全部水电工程),位于滇东北丛山中的以礼河梯级电站。冯士芬从当一名普通安装工人开始投入到水电站建设之中。

  “从北京到云南,要坐三天三夜的火车,从云南的车站到工地又要坐三天的汽车,等于一趟就要花一个礼拜的时间在路上。”当时,冯士芬一人带着100天的孩子上了崇山峻岭中的电站工地。在散放在工地一米多宽的引水钢管中塞一块木板,两头吊上竹帘,就是睡觉的地方。云南山区,温差巨大,“山下是酷暑盛夏,山上是积雪严冬,我们就这样在山上山下来回地跑。”

  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8年的时间,冯士芬凭借扎实的水电专业知识,参与3个水电站机组的安装调试,爬过220KV的高压铁塔,在云南水电建设中积累了丰富的工程实践经验。

  一家团聚建功科学岛

  1978年初,随着一纸调令,冯士芬与在陕西工作的先生一起来到位于合肥的等离子体所工作,在科学岛上,一家三口总算团聚。

  “当时没有宿舍,都住在办公楼,1到3层是办公室,4层以上是住家,每天家家户户都在门口烧煤炉生火做饭。”在冯士芬的记忆里,远离市区的科学岛上条件并不算好,但这在冯士芬看来,已经不重要,过去在山区的艰苦生活,磨练了自己的韧性,让她面对任何环境都能坚持下去。

  等离子体所建所前为受控站,下设三个分站,一分站主要做结构设计,二分站主要做电源,三分站主要做物理实验,冯士芬被分配在了二分站的电网组。

  “当时内心很忐忑,因为不是自己所学专业,我其实对电机组更熟悉,组名一字之差,工作内容完全不同。”这个时候,电网组的一名同校学长鼓励她,“不要担心,清华毕业的,这点东西还学不会吗?”

  为了尽快适应工作需要,冯士芬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就抓紧时间看书,很短的时间,她就把工作所需的基础知识给补上了,随后就被分配了做直流输出的设计工作。“当时就拿到了一些参考资料,是之前其他组做大电流力学计算的一部分资料。”冯士芬在学习过程中发现有两个公式积分不收敛,那就说明这个公式是不对的。

  “看到不对,我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之前10年都是在工地干活,我就赶紧找书看,看了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就去找了组长。”电网组组长看过后,就让她去找电机组组长,一开始对方还很怀疑,经过确认,确实是公式错了。从此以后,站里对她这个从工地来的人改观了,因为扎实的作图基本功,冯士芬出图也比别人规范美观。“组长们觉得我这个人还是行的,后来交给我的工作就越来越多,算是在工作上站稳了脚跟。”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冯士芬又接到了一项“棘手”的任务:设计3.5万伏的变电所。“我是第一次设计,从专业上来说是横跨的,我学的是水力发电,变电所属于输变电。” 冯士芬回忆,当时,所长对她说:你去吧,把它重新设计一下。“接到任务,那就去做吧。”冯士芬二话没说,就抱着所长给的一摞小山一样的资料,开始边学边干。

  “变电所的设计包括很多部分,其中输电线路的设计是我完全没接触过的。”既然不会,那就得学,就这时,所长又提出要求,要在一个月内把图纸做出来。

  时间紧,任务重,冯士芬白天黑夜地看书学习,“先搞懂了原则、标准要求,然后找标准图。”就这样一点点摸索,准时完成了设计,确保了岛上的工程建设。

  后来冯士芬又主持了法国引进的交流电机电源等项目。“那个时候,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从未接触过的全新项目,也都能够去承担下来,把它做好。”

  冯士芬表示,正是在大学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才能让自己快速学会所需的新知识,面对新工作,不仅能干,更能很好地完成。

  冯士芬设计的3.5万伏变电所在岛上服务了二三十年,直到建设EAST时才被替换下来。

  成果转化再战新领域

  1990年-1992年,冯士芬赴德国国家加速器中心交流学习,归国后恰逢所里搞科技成果转化,1993年,又一个崭新的课题摆在了冯士芬面前。

  “我们在电源系统中有一项全国首创的成果,可以有效保护发电机组,所里就为这项科研成果专门成立了一个厂,对外做成果转化和服务。”冯士芬被任命为该厂厂长。

  “当时是不太愿意去的,因为成果转化就意味着你要走出科研院所,去和社会接触,还要涉及经济方面,心里就感觉不太舒服。”

  尽管如此,在所里的再三动员下,冯士芬还是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

  在冯士芬的带领下,这家工厂运转得风生水起,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又成立了“科聚公司”,“中国科学院的科,核聚变的聚,我又开始负责这家公司,继续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后来在冯士芬的推动下,该公司和科大合作,成立了科大创新,并在A股上市。“我们的产品都是用在电力系统上的,在发电机保护方面是全国名牌,参与了包括三峡在内的很多国家重大项目建设。”

  退休的冯士芬又被返聘到循环经济研究院,专门做光伏发电等新能源项目,直至2019年才完全退休。

  从刚毕业的水电站建设,到后来的超导托卡马克,再到光伏、风力发电和储能,冯士芬感慨,自己一辈子都跟新能源结缘。“就这么干了一辈子,也确实实现了清华对我们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要求。”

  退休后的冯士芬坚持参加公益活动,继续在科普宣传的一线发挥余热。“只要能尽力去做一些工作,这人生就不白活。”

  冯士芬在一次活动中,对自己的科研生涯做了个总结:“作为一颗螺丝钉,为人类社会长期生存和发展的新能源事业工作了一辈子,回首过往几十年,扪心自问没有虚度,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记者 张毅璞)

编辑: 叶广冬
推荐阅读
汇聚科创力量 推进高质量发展


发布于2024-02-22 06:44:46

重大项目稳步推进


发布于2024-02-20 03:59:47

人勤春来早 实干开新局


发布于2024-02-19 04:17:43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