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中安聚焦 全媒资讯 网上问政 中安调查 嘉宾网谈 正在直播
新闻热线:86-551-5179868 传真:86-551-5179876 嘉宾网谈:86-551-5179878
  当前位置: 中安在线全媒体资料库

乡村社戏——曹帮萍和她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
字体:  】  2010年07月02日14时36分   【视力保护:

  乡村社戏的舞台就搭在空旷处:台上披红挂绿,帷幔飘拂,灯光闪烁,鼓乐铿锵,浓妆、盛妆、艳妆的演员们早已等候在台后。台下的缓坡上是密密麻麻的观众,人挨人、人挤人、人抬人,摩肩接踵;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头攒动。少则数千、多则数万人翘首以待,场面非常壮阔。舞台两边吊着打彩用的整条香烟、整瓶白酒,还有百多斤的猪、牛、羊肉,每每唱到精彩处,观众齐声喝彩,剧团工作人员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从台上拿下那些烟、酒、肉等,作为对剧团的奖励。台下观众越喝彩,台上演员越激动,唱得越精彩,有时台上的奖品早拿完了,台下的人就呐喊着砸起彩来———就见成条的烟、成袋的食品等雪片似地往台上飞,把演出现场渲染得高潮迭起,精彩不断!

  此情此景,曹帮萍和她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早已是再熟悉不过了,她甚至都无法说清到底经历过多少次了?但有一点她非常清楚,这肯定发生在江、浙、皖一带的许多乡村,因为她和她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每年在那一带都有300多场演出,经过20多年的努力,将一个濒临倒闭的剧团带成为年收入100多万元的文化实体,成为群众十分欢迎的黄梅剧团。虔诚的戏迷们已给他们送来了数百面锦旗,多家报刊电视台对他们演出给予大篇幅报道,他们成功的运作已引起省、市文化部门领导和专家的高度重视,剧团及负责人曾多次获得省市县各级表彰。

  学戏时,父亲是她的铁杆支持者

  年届不惑的曹帮萍出生于泾县一个普通的山村,9岁时,母亲离她而去,父亲辛辛苦苦地将她拉扯成人。曹帮萍很小就对戏曲产生了浓厚兴趣,四乡八邻只要哪儿演戏,她总是早早地赶到了。有一年村里来了戏班子,唱黄梅戏《秦香莲》,她更是看得如痴如迷,泪水滂沱。哥哥结婚时买了部收录机,她便买来《女驸马》、《天仙配》等黄梅戏曲磁带一遍又一遍地听,做家务、上厕所、上学放学的路上等总是哼着里面的戏文,成天曲不离口;学校搞联欢会,她的黄梅戏便成了班级乃至整个学校的保留节目。初中毕业时,当她决定报考泾县黄梅戏剧团学戏时,遭到了哥嫂、叔伯等家里人的一致反对,但父亲却坚定地站在了女儿的一边,为曹帮萍支撑起一片没有委屈的天空。

  曹帮萍被泾县黄梅戏剧团录取为合同制演员,开始了她的学戏之路。剧团的生活是很苦很累的,她每天早晨5点钟就要起来练功:压腿、劈叉、翻跟头、吊嗓子、摹唱腔、学动作、看剧本、背台词,听导演说戏、看同伴表演,有时也上台跑跑龙套等。剧团放假时,她就将老师请到家中教自己学习。有次老师让她们驾腿压20分钟,她压了5分钟觉得差不多了,就放了下来,老师一见,二话没说,抡起手中的藤条朝她兜头盖脸地打起来,打得她身上起了好几条血痕,她含着泪又驾腿压了足足半个小时。当时她几乎恨透了老师,可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老师当初近似苛刻的严格,她根本不会有今天的好功夫。

  第一次登台,只有4句台词,还是忘了

  一次,剧团在宣城某剧场演出《宝扇奇缘》,戏中有一个演皇帝的角色,出场3分钟,只要讲4句话,导演就让曹帮萍担任。带着跃跃欲试的心情,曹帮萍很快就将这几句台词背得滚瓜烂熟,可轮到她上场时,锣鼓一响,她就全慌了,一句台词也不记得了,她急得满头大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导演则气得暴跳如雷,幸亏团里的姐妹从台后提醒,她才如醍醐灌顶般想了起来。皇帝演得还不错,但一下场才发现全身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还被导演骂得狗血喷头。曹帮萍委屈得只是流泪,但经此一遭,下次上台时她也能运用自如了。

  曹帮萍第一次担任主演纯属偶然。那是1988年正月里的一天,剧团在演出《宝扇奇缘》时,扮演季文秀的演员李姐身体不舒服,要曹帮萍替她顶一场。没想到演出非常成功,后来,导演就不断地将主要角色往曹帮萍身上压。

  1989年4月,曹帮萍考入芜湖县黄梅戏剧团。不久,张国旺也来到该剧团当剧务、搞后勤,他原是芜湖县庐剧团职员,赵桥乡蟠龙村人,对曹帮萍十分照顾,两人在工作中渐渐产生了爱情。虽然当时黄梅剧团业务并不很好,但环境宽松,人事关系融洽,剧团业务渐渐好起来,影响也越来越大。1990年,江苏省6家演出公司负责人来芜湖县看戏,当场和芜湖县黄梅戏剧团签约,邀请该剧团赴江苏演出。确保每天演一场,每场至少800元,合同期为16个月。这段时间,剧团业务稳定,演员思想稳定,演技水平不断提高,渐渐在江浙一带有了名气。但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曹帮萍建议剧团走出剧场,唱外台戏。

  1992年,当涂县湖阳乡办第四届庙会,来请芜湖县黄梅戏剧团。团长了解到那儿以前都是请专业剧团去唱的,连韩再芬都去演过,便有些顾虑,曹帮萍却果断地劝团长应允下来。全团上下团结一心,3天唱了6本古装戏,每场观众都不少于1万人,戏场秩序井然。这3天,除了吃喝,剧团净赚了8000元。与此不远的江苏高淳县群众闻讯后,也赶过去邀请他们去庙会唱戏。1993年、1994年,剧团唱3天庙会的价格也由原来的8000元升到了10000元以上,曹帮萍也逐渐成为当地群众心目中的明星。

  为了唱戏,她做了3次手术

  1995年夏天,是演出淡季,曹帮萍随剧团到了浙江温州唱戏。当地的风俗是点戏点演员,曹帮萍作为团里的主角显然无法推辞。每天演3场,天太热时下午的1场不演,连演3个月,大家心疼她,想换下曹帮萍,可当地群众就是不同意。为了剧团的利益,曹帮萍一边吊水,一边演出,最后嗓子哑了。11月份,曹帮萍不得不到南京部队医院对声带进行手术,医生要她手术后3个月内不能演出。可剧团里少了曹帮萍,庙会不来请,剧场也不让包,剧团几乎陷入瘫痪的绝境。当时,剧团的程团长多次上门邀请曹帮萍,外地戏迷自发筹款来请曹帮萍,枞阳影剧院经理特意找到她家,邀她去唱戏。看着戏迷如此热爱自己,曹帮萍再也躺不住了,只休息了1个月,曹帮萍毅然决定踏上舞台。每天她都要打针、吃药,光医药费每天就要60多元。但她努力坚持着,她不能让剧团因她而停下来。

  1996年1月,曹帮萍出任剧团团长,丈夫张国旺任副团长。剧团实行股份制,团里的业务骨干都有一定的股份。她还请来好几位专家学者担任顾问,编排新剧目,请来几名优秀演员支撑门面。曹帮萍对剧团的管理非常严格,团里成立了7人的团委会,完善了各项管理制度,分工明确,各负其责。由于注意了年轻演员的培养,增加了设备投入,提高了演出质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加上诚实守信,积极出演,给当地群众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也因此赢得了许多回头客,剧团步入了良性循环轨道。可由于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3、4月间,曹帮萍不得不第二次、第三次住进南京部队医院,对声带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的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加上夏天来临,是演出的淡季,剧团放假,曹帮萍得以在家好好休整了几个月,声带很快恢复了正常功能。下半年,她又活跃在城乡的群众舞台上。

  民间剧团,跟老百姓打成一片

  戏剧是我国古老的传统文化,在农村一直有着很大的市场,特别是江浙一带群众对此更是情有独钟,因此各种剧团纷纷在那儿抢滩。面对地方专业剧团在人财物上表现出的特殊优势,曹帮萍和她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没有半点畏惧,他们找准了自己的位置,顽强地生存着。曹帮萍认为,自己是民间剧团,要价稍低,能放得下架子,和老百姓打成一片;自己有多年的农村演出经验,知道老百姓喜欢看什么。更重要的是她的剧团有严格的纪律,有诚信的品格,从不演低级庸俗曲目,老百姓相信他们。2000年的一天,他们在当涂县的湖阳乡芮村演出结束后,要赶到高淳县的一个村演晚场。不料下午结束时下起雨来,道路泥泞汽车无法开,但为了不影响晚上的演出,他们将主要的道具用板车拖着,演员打着手电筒冒雨步行赶到了演出地点,准时参加了演出。

  1997年,曹帮萍的剧团在高淳县与江苏省京剧院相遇,两台演出相隔不足1公里,黄梅团台下观众每场不下2万人,而京剧团台下却不足300人。不久,他们又和高淳县锡剧团在当地相遇,相隔也不足1公里,黄梅团的台下观众逾万,锡剧团台下白天也不足300人,晚上更是门可罗雀。2003年,曹帮萍在高淳县杨家头露天演出《辕门斩子》,刚演到第四场杨宗保被抓,穆桂英逼其成亲时,天忽然下起雨来,但台下的观众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眼看雨越下越大,虽然演员在台上搭了篷子不受雨影响,但曹帮萍还是要停下来让观众回家,明天再演。可观众们就是不同意,一致要求他们继续演。看着雨中有如此虔诚的万余名戏迷,曹帮萍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她更加卖力地演着。2005年暑期,在芜湖市、芜湖县文化部门的组织下,她们给芜湖县171个村送戏171场;2006年10月,剧团在县城沚津影剧院免费演出两场黄梅戏,“黄牛”将赠票在门前以20元一张出售,供不应求;2007年,他们送戏到胡湾村时,受到农民们的热烈欢迎,观众更是场场爆满;2010年,曹帮萍又专门赶回家参加县里送文化下乡活动,亲自登台演唱了《女驸马》《天仙配》等精彩选段。目前,她们正在积极排练新的剧目,准备参加全省第九届艺术节,进一步拓宽民营表演团体的生存空间。

  招收年轻的专业演员,实行分配制度改革,使剧团活力大增,屡获大奖

  2007年初,曹帮萍决定扩大招收年轻演员的比例,充实剧团,并开始排练武戏,提高剧团整体水平。她清醒地意识到,传统戏剧多为文戏,节奏缓慢,与现代社会的发展快节拍已不相适应,而武戏讲究翻跟头、踢花枪,演员们或对打、或群战,刀来剑往、战旗飞扬、鼓乐喧天、震撼人心,场下更是呐喊阵阵、喝彩声声,任你有多大的瞌睡也会被赶得无影无踪……

  排武戏要有剧本,曹帮萍和编导们从别的剧种里将故事移植过来,再根据黄梅戏的表演特点加以改造,于是就有了黄梅武戏《杨门女将》全本、《虹桥珍珠》、《雁门关》等。她大胆地起用年轻演员,让他们上台表演,这些年轻人大都经过专业戏剧学校的培训,基本功扎实,接受能力强,入门快,表演效果好,在舞台上一展示就令观众掌声雷动。特别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演出,有的群众对他们剧团不太了解,如果第一场演下来不能征服观众,后面即使演得再好也往往不能吸引观众。而武戏阵容强大,动作干净利落,能很快调动观众的情绪,赢得阵阵喝彩,从而为后面的演出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大家这才会静下心来,听花旦、小生的唱念。待到夜深人静,老生、老旦们即使坐下来唱,也能让场上留下来的戏迷们听得津津有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剧团都是几个人共同合作,在演出、分配上基本是平均制。2007年,曹帮萍独自承包了剧团,给演员们记工分,年终按劳分配。2009年,剧团开始实行年薪制,直接聘用演员,调动了演员的积极性。下半年,剧团又投入80多万元,添制了活动大舞台,更新了演出服装、舞台布景、道具、音响、车辆等,演员达到50多人,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全新的阵容,精湛的演技,使剧团更是签约不断,声誉鹊起。特别是现在,由于年轻演员不断成熟,曹帮萍已用不着每场都登台表演了,而能将主要精力用到剧团的管理和发展工作上,着力打造自己的品牌了!

  2009年8月,为了参加芜湖市首届民营文艺表演团体优秀剧(节)目展演,曹帮萍利用剧团放假歇夏的间隙,集中了一周时间,由17名演员开始排练武戏《泗州城》。芜湖市首届民营文艺表演团体优秀剧(节)目展演开始时,虽然剧团的演出任务很重,如果回来参赛至少要停演三天,也就是说,不但要损失3万多元的业务收入,还要支付剧团及演员的费用。但曹帮萍还是决定回来参演,她想到的是要打出自己的品牌。展演结束,芜湖县黄梅戏剧团获得了表演一等奖的殊荣。在鲜花、掌声、闪光灯、摄像机的包围下,曹帮萍激动得热泪盈眶,这是她和她的民营剧团得到的政府肯定啊!

  好事接踵而至。2008年12月,为参加全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剧(节)目展演,剧团演出了自己创作的大型古装戏《汉阳登基》中的一折———《冷宫救主》,大意是正宫娘娘(曹帮萍扮演)被武则天陷害,打入冷宫,产下太子。武则天派太监总管杜回去杀死娘娘和太子。杜回不忍心,在娘娘自杀后,杜回救下太子出了冷宫,送到了江夏王府。这是一出文武兼有的戏,曹帮萍的表演十分精彩,赢得了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这次,安徽省文化厅评选“全省百佳民营文艺表演团体”,芜湖县黄梅戏剧团被列入第一批奖励扶持的30个单位之一,省文化厅给予3万元奖励,市、县政府也分别予以3万元的配套奖励。当虎年之初,县领导专程将省、市、县奖励资金送去,并慰问了正在演出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演职人员时,曹帮萍激动不已,作为一位民营团体的负责人,她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从虎年正月初二起,曹帮萍又率领着芜湖县黄梅戏剧团外出演出了,首场演出在当涂县湖阳乡,3天6场,目前已签约15个,演出时间已签到了两个月以后,演出地更是扩展到皖、江、浙等许多地区,为基层群众奉上一道又一道的文化大餐……

  今明两天,芜湖县黄梅戏剧团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参加“全国民营艺术院团优秀剧(节)目展演”。此次展演,全国共有10余台剧(节)目入选,我省仅有芜湖县黄梅戏剧团入选,演出黄梅戏经典剧目《女驸马》。

  真情

  曹帮萍的成功,我以为有三点:

  一是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且是爱好发展的前提和动力。对于曹帮萍来说,儿时看过的黄梅戏使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上升为爱好,开始痴迷,决定了她要走演戏之路;因为爱好,使她能苦练基本功,不断求上进;因为痴迷,使她能面对挫折,百折不挠。她完成了从一个跑龙套的普通演员,到业务骨干、剧团主角,再到群众喜爱的“草根明星”、剧团领头人的一次次华美转身,逐渐成为这个领域里的佼佼者。可谓兴趣成就了她!

  二是坚守。在新型传媒高度发达、娱乐形式日益丰富的今天,就连昔日人群鼎沸的电影院里观众也寥若晨星,那么,那些节奏缓慢、远离生活的传统戏剧的观众也流失得只剩下老老少少。再加上传统观念上对“戏子”的误解甚至鄙视,也使许多人望而生畏,选择了主动放弃。但曹帮萍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这份爱好,坚守着脚下这块有些狭小、冷清的戏曲阵地,努力把自己降低、再降低,直至彻底融入群众中去。于是,她成为群众喜爱的“草根明星”,民间剧团也成了群众喜爱的“草根明星剧团”,在幅员辽阔、生气勃勃的新农村找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三是市场。在江、浙、皖一带常年活跃着百多个剧团,仅曹帮萍和她的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每年就要演出300多场,可见市场需求量是很大的。也就是说,无论现代传媒多么发达,娱乐形式多么丰富,老百姓对于中国传统戏剧的喜爱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戏剧只要稍加改造,再注入些时尚的因素,还是能受到老百姓欢迎的。虽然是露天戏场,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台下少则数千多则数万的观众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是普通的民营剧团,但每年演出300多场,收入百万多元是不争的事实……他们的成功,让我们许多靠财政包养的国营表演团体感到汗颜。

  据了解,芜湖市文化体制改革获得了成功,全省的文化体制改革也已启动,计划用三年的时间逐渐完成对文艺团体的“断奶”。同时,政府将不断加大对民营表演团体的扶持力度,以实现他们的自强和壮大。

  相信曹帮萍和她的乡村社戏将登上一个更广阔的舞台。朱幸福 文/摄

稿件来源: 芜湖日报
编辑: 宋艺
24小时新闻排行
全媒体.聚焦
日前,记者接到合肥的邓先生投诉称,自己在合肥乐购超市潜山路店购买一…
康师傅饮料瓶盖内现霉状物
合肥“有毒鸭”何时下餐桌?
“高招直通车”系列访谈
网罗世界杯:均衡足球的胜利
全媒体.调查
合肥采蝶轩面包内惊现蚊虫
全媒体.视频
六安市副市长王翔做客嘉宾网谈
  6月23日10:30六安市副市长王翔做客嘉宾网谈,就…
访谈:黄世斌谈举报职务犯罪
亳州市长牛弩韬做客嘉宾网谈
全媒体.民生
· 合肥市157路公交高峰期增运力
·池州泥州港新货运码头夜间禁止作业
·马鞍山市查治游戏室赌博经营
·池州康庄花园施工地降低噪音
·六安市裕安区已疏通被阻道路
·阜阳外商俱乐部周边已可通水
全媒体.资讯
42座危桥需动“大手术”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备案号: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