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讲台上传道授业的您;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您;还有如父母般悉心教导的您……千言万语,道不尽学生心中的缕缕师恩。值此第32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向长期坚守在教育一线的老师们致敬:老师,您辛苦了!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你还记得你生命中出现过的为你答疑解惑的他们吗?教师节来临之际,或许,你也想对你的老师,由衷地说一句谢谢……[详细]

  新疆话、上海话、普通话交替使用,他们做农活、教孩子,他们在边疆教育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他们就是支边上海老师,一个特殊的群体,一个曾经深深刻在新疆大地上的名词……[详细]

  算上今年,这已经是欧阳婷婷在合肥市屯溪路小学度过的第5个教师节了。大学一毕业,欧阳婷婷就来到合肥屯小任教,如今26岁的她,已当了5年的小学数学老师……[详细]

 

 
 
 
   
 
 
  “我最想感谢的老师是我的语文老师——石英梅老师,她总是鼓励我们自己动手去寻找答案,让我们对语文逐渐产生兴趣。有一次,我和同学何昕阳在学习荀子的《劝学》时,文中所写的‘蟹六跪而二螯’令我们俩疑惑不解,螃蟹怎么会只有六只脚呢……[详细]

 

   
 
  不觉间,与他一别,十年有余。老师,一个人人称道的名字。一个人从牙牙学语到玉立成人,都有老师相伴,或帮或扶或友或戒,总是为了我们成长。如今,我已过而立之年,提起老师,第一个浮现在脑海的就是他。那是一个十六岁的夏天。刚来到洋溢着陌生气息的高一3班,我就和语文老师呛上了……[详细]
 
 
 
  她,乒乓球教学水平很高,曾是省队专业乒乓球运动员;她,也是学校里的资深教师;她,总是耐心地教导每一位学生;她,就是陈老师!而我更喜欢亲切地称她陈奶奶。回想起陈奶奶对我的帮助,陪伴我共同成长的日子,真觉得特别幸福……[详细]

 

   
 
  又是一年教师节,每至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总会想起初中时的数学老师:许华田。在我的记忆里,毕业后的每个教师节向他汇报成长的感悟并接受他的谆谆教诲俨然成为一种习惯,但如今却物是人非,留下的惟有无尽的思念……[详细]
 
 
 
  我的小学是在亳州读的,周老师是我的六年级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他和蔼可亲,教学认真负责,特别是他的书法,黑板字,不仅全校第一,而且当地有名。学校的各种奖状,毕业证书,都是他用毛笔填写。全校师生都赞扬他,敬重他.....[详细]

 

   
 
  时光易逝,光阴难留。一晃间,我成为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已有十四年,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而我要说“成师才解恩师情”,从小到大,“阅师”无数,受益无穷。而在其中,要数我的高中语文老师许惠培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影响最大......[详细]
 
 
 
  每个人的高中岁月似乎都是用汗水和泪水浸泡过的。那年六月,岁月的镜头记录的不仅有我的全力以赴,还有站在高考这场马拉松的赛场边一直鼓励我的恩师。他就是陪伴我我高中三年的班主任——方进宝老师.....[详细]

 

   
 
  李老师,想起您,心里就涌起一丝温暖也夹杂着淡淡的忧伤!您教了我两年的语文课,却给我留下了一生的念想。那是八十年代末,我上初二,还记得那次哄堂大笑吗?那笑声至今还回响在耳畔,都是鲁迅《故乡》里的“豆腐西施”惹的祸......[详细]
 
 
 
  在学生时代,老师甚至比父母跟孩子接触的时间还要长。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而很多时候,老师在学生的心里播下的不仅仅是知识的种子,更倾注了暖阳般的关照爱护。在合肥市和平小学读六年级的张梓妍心里,就有着这样一位老师.....[详细]

 

   
 
  我父亲是一位人民教师。父亲对于教育事业的坚持和热爱让赵老师深受感染,也正是因为这种言传身教,使得我对于教师这个职业有了比别人更深的理解。因此我很早就明确了自己也要成为一名教师的志向。子承父业,这是一种传承。......[详细]
 
 
 
  “夜晚,监区墙上的闹钟滴滴答答地走着,似乎让黑夜变的更加漫长。教过我的老师很多,如繁星渐由明亮转为朦胧,但是其中有一颗明星,光泽永不消退,他便是我敬爱的李老师。”谈到自己曾经的恩师,他既心怀愧疚又心存感激.....[详细]

 

   
 
  记忆中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是我大一时的辅导员殷学国老师。开学第一天晚自习,殷老师给我们开了个班会,那天晚上中间停电了,在黑暗中他跟我们说了他的求学经历。他说,我们现在的起点比他高,相信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变得更好.....[详细]
 
 
 
  冰心曾说:“爱在左,责任在右,走在生命之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莘莘学子,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流,却觉得幸福。”在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位老师,踏踏实实,温暖地对待身边每一个人。她就是我的辅导员张宛苗老师.....[详细]

 

   
 
  “腿哥”,是我们98级怀远一中高三(9)班班主任王仲响老师的外号。从小学到大学再到成为一名大学老师,自己结识的老师不计其数了,可印象最深刻最敬爱的依然是他。“腿哥”的腿脚不太好,很严肃,平时总爱板着脸。那时候班主任压力大,我们班没几个尖子生.....[详细]
 
 
中安在线 专题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