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 产经要闻 | 科技教育 | 政务动态 | 生活提醒 | 法制新闻 | 社会万象 | 文体娱乐 | 安徽人物 | 新闻专题
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时政新闻宿州

宿州女子耗尽40万积蓄赴韩国整容 手术失败成歪嘴

 来源: 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时间:2015-02-12 01:46:17 作者: 孟一凡 吴洋 刘忠玉

  小丽整容前

  小丽整容后

  爱看韩剧,爱模仿女主角的穿衣范儿,对范冰冰似的锥子脸情有独钟。 2014年3月,在上海打拼多年的安徽宿州女子小丽(化名),拿出10万元去了趟韩国首尔,在一家医院做整容手术,不料这成为她噩梦的开始。此后11个月,被整成歪嘴的小丽先后5次去韩国首尔,目的由补救转为维权。其间,她因妨碍营业罪被关进看守所,丢了工作,留学计划搁浅,耗尽40万元积蓄,还被专家诊断为“面部神经受损,永无可能恢复”。

  昨天,记者联系上远在上海的小丽。她说,小年她会一个人过,几天后的春节也是。“我没脸回家,现在觉得我整容前其实挺漂亮,去韩国真是错误。”小丽说,她的遭遇对所有爱美的女生都是警示。

  赴英国留学前先去韩国整容

  30岁的小丽已在上海打拼9年,过去6年,她在当地一家纺织品出口公司工作,几年下来,手头已有近40万元积蓄。小丽说,平日里,她喜欢窝在租住处看看韩剧,除了欣赏剧情、模仿女主角的穿衣范儿,她还通过整容广告,对韩国整容产生了兴趣。“去韩国,除了穿衣打扮,容貌也可以改变。”小丽说,去年年初,她想去英国留学,决定先去一趟韩国,“很多欧洲女孩是双眼皮,下巴圆润,我想先在这两个部位动动刀。”

  去年3月3日,小丽在韩国首尔原辰医院——一家综合整形外科医院,做了双眼皮手术和下巴奥美定取出术,花费1100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63200元)。小丽说,两项手术结束后,美容顾问吴女士(吴是音译姓)告诉她,自己刚做过颧骨缩小手术。“我看到她是范冰冰那种类型的锥子脸,很漂亮。”不过,听说颧骨缩小手术是要把眼睛下面、两腮上面的颜面骨缩小,小丽有些犹豫,“我当时没考虑到整容失败,只是担心,是否整得有些过头了?”然而,经不住吴女士和工作人员劝说,小丽还是做了颧骨缩小手术,力求整成范冰冰一样的锥子脸。

  颧骨缩小术后嘴巴渐渐歪了

  为小丽做颧骨缩小手术的,是该院综合整形外科的朴院长。术前,院方向小丽允诺,两小时完成手术,但却从下午4点开始,做到当晚11点才结束。“我醒来时戴着氧气罩,身体极度虚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丽回忆,等到身体好转时,去结账时才知道,这个手术又花费了600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34500元)。

  没想到,这次手术是噩梦的开始。半个月后,小丽发现上嘴唇向右边歪得特别厉害,左脸颧骨处明显凹进去一块。“说话漏风,吃饭喝水时,嘴部向右歪得更厉害。”已经回国的小丽立刻联系上该医院海外部,工作人员让她不要担心,“这是正常现象,3到6个月就会恢复。”2014年6月,小丽飞到韩国首尔,该院朴院长安慰她,恢复期需要一年时间。这次,在另一美容顾问建议下,小丽竟又稀里糊涂做了抽脂填充手术,又花费了400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23000元)。

  小丽仍然嘴歪,去年8月13日,再次来到韩国首尔这家医院“补救”。这回,院方负责人再也不愿见她,“另一名自称院长的人检查了我的脸部,说恢复期需要两年。”事实上,根据韩国法律,这种纠纷超过12个月就没办法提起诉讼。

  两次赴韩维权还进了看守所

  “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因整容失败,闹事进了看守所的人。”昨日下午,跟记者QQ聊天时,小丽这样感慨。视频交流时,小丽闭着嘴巴,嘴角轻微歪斜。当吃饭或说话时,她的上嘴唇往右侧偏得十分厉害。

  2014年11月14日,小丽第四次直飞首尔,目的由补救转为维权。不料,她刚到医院就被保安控制。小丽自称,她情急之下撞墙自救,保安将她连人带行李拖到一楼大厅,医院报了警。警察将小丽带到警局录了口供,“通过中国大使馆,我才得以脱身。”小丽说。

  今年1月5日,小丽再次去首尔协商维权,未果而归。 1月23日,双方再次协商治疗及赔偿方案,令小丽无法接受的是,该院一名景姓代表和翻译张某拿出一份补偿小丽人民币51700元的协议书,要求小丽签字。小丽拒绝后,对方将协议撕碎。“医院随即以恐吓、威胁和妨碍营业罪报警。”小丽说,韩国警察当日12时许将她带走,给她戴上手铐,带进了看守所。“那天是我这辈子最灰暗的一天,小小的空间里有几十人挤在一起。”小丽哭着说,“直到次日正午,我才被释放。”

  丢了工作和积蓄 过年也不敢回家

  “我现在一无所有了。”昨日16时许,跟记者网上聊天时,记者鼓励她坚强面对,但小丽话里流露着悲观情绪。过去11个月,除了被关看守所的黑色经历,小丽还丢了工作,搁浅了留学计划,耗尽了40万元积蓄。“去韩国做整容花了14万多元,剩余的钱几乎全花在往返机票和长期住宿上了。”

  更令小丽无法释怀的是她的容貌。她曾去上海两家医院咨询过多名专家,被诊断为“面部神经受损,永远没有可能恢复”。小丽说,她现在不敢照镜子,每天以泪洗面,“有时看看整容前的照片,觉得自己其实挺漂亮的,去韩国真是个错误。”

  昨天是农历小年,小丽在出租屋独自度过。小丽坦言,一周后的春节,她不会回宿州老家,“没脸见爸妈”。小丽说,整容前,她骗爸妈说被公司安排去韩国出差。“我怕他们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今年春节,我只想一个人留在上海。”

  结束谈话时,小丽更新了QQ说说:“感悟人生,什么可以重来,什么不能重来。”

 [1] [2] 下一页
延伸阅读:
分享到:
 编辑: 曹飞翔
版权声明
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②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
24小时新闻排行
安徽国内国际
民生资讯
旅游
汽车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