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 产经要闻 | 科技教育 | 政务动态 | 生活提醒 | 法制新闻 | 社会万象 | 文体娱乐 | 安徽人物 | 新闻专题
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时政新闻

万里逝世 音容皖在:包干到户掀巨变

 来源: 中安在线-新安晚报  时间:2015-07-16 10:00:55 作者:

  时间:1980年1月24日

  背景:安徽是农业大省,在“四人帮”刚刚粉碎时,农村问题还很严重,农民生活困难,吃不饱穿不暖没房住比比皆是。小岗村村民敢为天下先,顶住巨大压力尝试“包干到户”。

  脚步:凤阳县小岗村

  事迹:赴小岗村实地考察“大包干”的做法,了解农民生活变化,在看到农民家中装满的粮仓后,充分肯定包产到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让农村改革顺利进行,“大包干”由此走向全国。

  他说: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出自乡间的茅屋草舍。

  评价:用脚丈量农村的土地,实地了解民情,才可能勇闯农村改革。

  “万里走了。”昨天下午5点多,安徽凤阳小岗村村民严余山看到手机上跳出的新闻,心里一惊。他压低了声音,把这消息告诉身边的父亲和表叔,三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严余山的父亲严宏昌是当年“大包干”的发起人之一,在小岗村,他也是见过万里次数最多的人。35年前,万里唯一一次小岗之行,让严宏昌备受鼓舞。“如果当时不是万书记鼎力支持,小岗哪有今天。”

  视察小岗

  1978年冬天,小岗村18位村民果断按下红手印,开启了农村改革的先河,“大包干”也点燃了农村改革的“星星之火”。

  “一开始都是偷着干,因为没人支持。”严宏昌回忆起那一年,大家都干劲十足,但始终感觉还有座“大山”压着。“听说惊动了省里的领导,‘大包干’到底能不能被允许?如果不被允许就要倒霉了。”严宏昌说,当时外界都认为小岗村是“搞资本主义”、“挖社会主义墙角”,省里的领导到底是什么态度,他们心里一点底也没有。“省里领导来已经是年关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严宏昌清楚地记得,那是1980年1月24日。早晨8点钟,两辆黑色小轿车开到村口,车上只有四五个人,一个操着山东口音的高大中年人走在前面,“原来那就是万书记,人很朴实,看起来没什么官架子。”

  “1977年万里到安徽任第一书记时,曾经过凤阳,可能在他记忆中这里还是非常贫穷的。”严宏昌回忆,万里挨家挨户看,看箱子里有没有新衣服,看房屋漏不漏雨,看锅里准备什么吃食。“这一年通过包产到户,粮食收入增加了不少,村民们生活的确有了变化。”

  肯定改革

  视察完后,万里到严宏昌家坐了下来,和大家交谈起来。

  “做得好,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出自乡间的茅屋草舍。”万里对“大包干”的勇气十分肯定,他认为农村如果都能这么做,何愁粮仓过不了黄河、长江,全国的农民兄弟都能解决温饱问题。听到万里的这句话,严宏昌和其他村民终于舒了口气:“心中的那块石头落地了。”不过,严宏昌还是担心,他又紧跟着问万里:“有人说我们是走资本主义路线,给我们扣上反革命的帽子。”万里果断地打断他的话,说:“只要对国家有贡献、对集体有好处、对农民生活有改善,就没有问题。如果再有人说你们是反革命,就告诉我,我来帮你们打‘官司’!”

  除了肯定“大包干”的做法,万里还不忘叮嘱小岗村的村民们“实事求是”。“万书记让我们不能浮夸,千万不能说假话。多养猪、种好地,收成多也不能卖‘过头粮’,这让我们十分受用。”中午12点多,不愿留下吃饭的万里乘车离开了小岗村。

  “虽然这是万书记唯一一次来小岗,但之后他经常询问小岗村的发展。”严宏昌说,此后不久,万里调回北京工作,身居要职,但是他和小岗村的情缘却一直延续。

  关心农民

  “我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万书记,但他已经身居要职,担心他有没有时间见我们。”严宏昌说,1994年的一天,时任《农民日报》总编辑张广友受万里之托来小岗村看看大家,也带来了万里的口信,“想见见小岗人”。1994年5月,严宏昌进京去看万里,特地带了两只家里喂的草鸡。“想给万书记带点土特产,但想到带进中南海不太好,最后还是空手去的。”

  “几年不见,万书记的头发全白了,但衣着还是很朴素。”严宏昌握着万里的手说:“小岗人民都很想念您,您支持我们搞改革,现在大家都吃饱饭了,过上好日子了,我们从心底里感谢您。”万里很关心大家现在的生活情况,他向严宏昌抛出一连串的问题:“都吃上粳米细面了吧?多久能吃一顿肉?都住上新房了吗?家里都有电视机吗?电视是彩色还是黑白的?家里有拖拉机吗……”严宏昌告诉万里,现在小岗村的村民生活水平已经提升不少,不仅温饱能解决,人均收入能达到800多元。“但万书记觉得收入还可以更高,能达到2000元就好了。”

  让严宏昌印象深刻的是,交谈了3个多小时后,万里执意要带他们逛逛中南海。“带我们去看了毛主席曾经工作居住的地方,完全没有国家领导人的架子,对我们就像家人一样。”

  在小岗村,严宏昌应该是见过万里次数最多的人,在此之后,他又两次赴京看望万里。“最后一次是2003年,我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又见到了万书记。”严宏昌还一直习惯称呼万里为“万书记”。“每次见面都像和第一次一样,他仔细询问我们农民的生活状况,不忘问问农村改革有没有新的变化,而且始终提醒我们做事要实事求是。”(王玉琪 蒋依帆 胡琳娜 吴碧琦 朱庆玲 宛婧 周晔 卞世鹏)

延伸阅读:
分享到:
 编辑: 曹飞翔
版权声明
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②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
24小时新闻排行
安徽国内国际
民生资讯
旅游
汽车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