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记者,我们走在旁观和探访的路上,不断地空降到不同人的生活当中,现实永远为你准备好了爱与美好的发现。

所有发现中,最称得上惊鸿一瞥的,莫过于爱情。

每一次,这样的发现几乎是一瞬间,猛地将你我打动。

现将一组身边人的相亲故事与大家分享,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见证爱情。(顾继月采写)

01

“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是我真的特别感谢当时你爸住院的。”

——讲述人:晓雪

  看看现在有挺多人蛮排斥相亲这件事情的,那么,我就来说一下我相亲的趣事吧:

  我是一个淮南姑娘,在北京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在合肥工作,生活中接触的不是同事就是合租室友,因此直到24岁零三个月,我依然是个单身。

  突然,家中的一次变故改变了我整个人生轨迹:我爸因心血管疾病住院了!由于家乡医疗条件有限,爸爸选择了来合肥住院治疗。

  治疗期间我经常利用下班时间去陪他。住在爸爸隔壁床的是一位风趣的老爷爷,他的老伴儿一直照料他。在住院期间,我们两家都一直互相照顾,病房里每天充满欢声笑语。

  直到有一天,老爷爷工作繁忙的女儿(后面我称H阿姨)来医院看他,恰好我也在陪我爸爸。H阿姨见到了我,非常喜欢我。她告诉我妈,她有个同事的儿子特别优秀,刚刚和女朋友因为家庭原因分手。于是,在我妈的默许下,热心的H阿姨安排了一次相亲,叫她女儿带我一起和对方吃个饭。……【更多

02

“这是一段高段位撩骚顺利结婚的故事”

——讲述人:fancy

  我是一个合肥本地的姑娘,到了适婚年龄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找对象。七大姑八大姨,主要是我妈,觉得找对象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相亲。

  相亲了多少次,自己也记不清了。一度也怀疑这种方式是不是靠谱,但面对种种压力也还是要麻木的试一试。到最后变得没有目标,也不抱希望。

  排斥了一段时间,也没遇到合适的人。一天中午,z阿姨给我打电话,说几个月前介绍给我的那个男孩出差回来了,约好晚上见面。我百般推辞,阿姨却说上次都说好了,晚点没关系,可以等我下班。只好再去一次,路上我就在想,见一面寒暄下就闪人。

  约定见面的地点在一所学校的门口,对面是个车站,正准备过马路的时候看到车站站着一个男生,正在低头看手机。他穿着一件小西装,干净洋气,脸上的轮廓很鲜明,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诶,赶紧过马路办正事。还没走出车站,突然听见z阿姨在背后喊我,我回过头,她指着那个西装男说,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某某某。

  What?不会吧?心里冒出了一朵小花花,但是我嘱咐自己得绷住啊,平淡礼貌的点点头。他的目光也很平淡,点点头说,你好。他提议去吃饭,我完全忘记了要早点回家的念头,爽快的答应了。……【更多

03

相亲时,做真实的自己最好。”

——讲述人:Fiona

  几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进入一家国企上班,随后被总公司分配到一个地级市驻点。因为不喜欢当地环境,一直积极争取回到公司总部,期间也在合肥这边参与相亲活动。

  多次相亲下来,要么是与对方格格不入,要么是对方听说我是在外地,便干脆不再联系了。调令一直未能下来,我跨过了三十岁的门槛。作为一个外地姑娘,通过对相亲,在合肥扎根,我已不抱太大希望。

  去年,公司总部聚餐,一位阿姨在闲聊中突然问起我,“你现在还想不想找了?”我不想显得太过沮丧,便随口说道,“想啊。”阿姨经过一番思索后跟我说,“前年,我介绍给某某的那个男生,他们俩没成,你不如见一面,我觉得你们俩可能有戏。”天哪!我立刻以马上要回驻地为由,婉言拒绝。

  这位阿姨说的男生,我有印象,甚至可以说有一定了解。机缘巧合,三年前,他曾和我单位共事的女同事相过亲。而这个女同事之前一直不停地找我做参谋,和男生相处的每个细节都要说给我听。我们对男生评价都挺正面,但因为种种原因,同事始终觉得俩人不合适,相处一段时间后,便拒绝了男生。此后一年,同事遇到家里逼婚或感情不顺,不时找我倾诉时,我还力劝她再回头找这个男生。此时,我和这个男生相亲,以后该怎么和同事交代呢?……【更多

04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讲述人:小lin

  参加工作之后,原本对我感情状况没太大兴趣的父母突然变了性情,不断催促我找女朋友。但凡儿时玩伴有人结婚我的耳根子就要遭受一次狂轰滥炸,要是有生孩子的就更不得了。在催促一段时间无果之后,父母就开始张罗着让我相亲。

  一次,一个世伯说给我介绍对象。盛情难却,我也就同意了。世伯让我上午陪他转转,傍晚再和女生一起吃个饭就算认识了。我俩在公园走了走,中午去他一个朋友开的农家乐吃饭。下午四个人打麻将,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他们让着我,我一吃三。

  快到晚上的时候,我问世伯什么时候走。他说不走了,晚上就在这吃,还把我父母也一道叫过来。就这样,晚上还没吃饭,包间的桌子就已经坐满了。终于等到了相亲的女生,互相介绍了一下。要是正常的相亲,我最应该记清楚的是女生的信息。

  然而我那天脑子已经懵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中午吃饭、下午打麻将的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她爸,一个是她叔。喝酒的时候搭着肩,我丝毫没注意形象;打麻将的时候放炮,我也丝毫没手软,真是应了歌词里唱的“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吃饭的时候,女生的父母、叔叔婶婶,世伯和伯母,我爸妈都在,我尴尬的一晚上基本没说话,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晚上吃饭的和白天不是一个人。

  后来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我也没再和女生联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