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安徽新闻社会大观记者调查

【记者调查】春茶开采在即 疫情对徽茶影响几何?

中安在线   2020-03-23 01:45:00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彭旖旎   编辑:陈邦银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没有什么能比一杯春茶,更能让人品味春天。本周,皖产春茶正式拉开采摘大幕。

安徽是优质名茶聚集地。

  安徽是优质名茶聚集地,中国十大历史名茶安徽独占四席。疫情会对安徽春茶生产产生怎样的影响?记者采访了安徽主产区茶叶主管部门、龙头茶企和茶叶合作社,总体来看,疫情对春茶生产环节影响不大,更多的是对销售的影响。疫情倒逼茶企线上转型,危机中也蕴藏着新的机会。

黄山青山尖茶叶专业合作社茶园。

  生产不担心 担心销售

  曾有报道指出,由于春管关键期遭遇疫情,今年春茶品质将有所下降。但在记者采访中,大多受访者表示,疫情对安徽春茶生产环节影响不大。

  比如以本地茶工为主,疫情又较轻的黄山,生产环节几乎不受影响。“疫情对黄山春茶生产有影响但不大,一是黄山疫情控制得好,二是黄山茶工以本地或者附近为主。”黄山市茶办主任许乃新告诉记者,黄山春茶采摘大概需要30万茶工,其中来自黄山市以外的有几万人,目前茶叶经纪人、茶区农户正在积极对接,联系外地务工人员。

黄山青山尖茶叶专业合作社主打茶旅融合,基地天然的环境曾吸引海外游客。

  许乃新的说法得到黄山两大龙头茶企谢裕大和王光熙松萝茶业的印证。谢裕大茶叶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明之表示,因为黄山茶基本上是一家一户生产,早期疫情又导致外出劳动力滞留,茶叶春管都是正常进行。相比春茶生产,春茶销售是谢明之更担心的问题,“旅游门店没有复工,即使部分复工,人流量也很小,对茶旅、研学游、茶馆影响巨大。人员不流动,一个人一天喝一杯,一年也喝不了两斤茶。”

  黄山王光熙松萝茶业股份公司总经理王海燕也表示,一季度企业销售预计下降30%。“其实一季度下降30%我们是不太在意的,因为一季度本来就是淡季,每年销售额占比较少。如果二季度恢复正常,我们对今年销售量持平甚至增长都很有信心。”王海燕坦言,对于茶叶企业来说,4、5月份的销售占全年的一半以上,目前最操心的问题是疫情影响持续到几月。

  相对于疫情较轻的黄山,疫情对安徽另一茶叶主产地六安生产上的影响,主要体现在采摘工短缺和茶苗种植上。安徽省六安瓜片茶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曾雪鸿在接受采访时说,由于疫情期间村村封路,茶苗销售和种植受到影响,“有的茶苗企业已经育好的苗没有卖掉,茶农没有茶苗也无法新劈茶园,茶苗第二年才种下去,存活率只有一半。”

徽六基地的六安瓜片。

  对于茶工,曾雪鸿也不是很乐观。“茶叶是黄山的主导产业,采摘主力是当地人,而六安很多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曾雪鸿说,往年出去打工的本地劳动力,采茶季会回来,但今年出去得晚,茶叶季能不能回来要打个问号。曾雪鸿认为,采摘工不像工厂能实现统一对接,都是一家一户农户组织,所以采摘是否受影响,还要看4月份采摘旺季的情况。不过曾雪鸿也表示,根子上还是市场销售问题,如果销售好,收购价格高,茶工就不是问题。

  在销售上,曾雪鸿透露,疫情期间企业销售下降了80%,直到新茶开启预售,这一情况才有所好转,“比如去年1-3月份销售量有500万,今年100万都没有。但春茶预售比往年增长了。”

  金寨县响洪甸六安瓜片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负责人褚友家则认为,受茶叶销售情况影响最大的还是农户,往年茶叶相对供大于求,减少产量对加工、销售企业影响有限,但减少收购、或降低收购价格对农户影响很大。

金寨县响洪甸六安瓜片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茶园

  试水电商 加速线上转型

  疫情之下,茶企纷纷试水电商,向线上转型,加大电商资源投放力度。

皖产春茶正式拉开采摘大幕。(资料图,六安瓜片茶园)

  “长远方向上就是往线上走,此次疫情更助推了一把。”王海燕表示,疫情期间,企业尝试了直播、抖音,新零售、社群,秒杀、预热等互联网营销方式,电商订单总体反映不错,企业也积累了线上销售经验。

  同样加大线上力度的还有谢裕大。“疫情对店面销售的打击是100%的,所以我们在电商渠道多投入了一些资源,比如说抖音、淘宝直播,也会和网红合作。”目前,谢裕大电商销售份额约占全年六分之一。

  但谢明之坦言,目前企业内部直播效果一般,因为进行直播的是博物馆讲解员、店面销售,并不是专业网络带货人员,“仅限于把产品说清楚,带货没有经验、还在摸索,加上还没到绿茶销售旺季。”而合作网红,由于粉丝群体原因,销售品类主要以玫瑰花、菊花为主。

王光熙松萝茶基地,吐露的新茶芽已“亭亭玉立”。(3月15日摄)

  王海燕也表达了同样的顾虑,网红带货一般都是比较便宜的花草茶,而企业以原茶为主,“所以我们也在培育自己的团队,即使一开始粉丝量、转化量没有那么高,但直播过程中还是会吸粉,对于寻找品牌精准消费群体会有新的收获。”王光熙还积极与盒马鲜生、本来生活等新零售企业合作,“他们的消费群体很大,在提高消费者体验上也更专业,在合作过程中我们学到很多。”

  试水电商的过程中,茶企对线上卖茶的“肠梗阻”也更加明晰。“电商方面看,茶叶销售是往移动端转型,但移动端目前还没有天猫、京东规范。”曾雪鸿表示,当前移动端业务增长得比较快,但产品良莠不齐,存在市场监管不到位等问题。

  谢明之认为,电商鱼龙混杂,监管机构应进一步加强监管,同时行业协会要发挥作用,将标准统一起来,“让消费者更容易知道,茶叶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

谢裕大基地,肉眼可见的新绿,是茶树出新梢了。

  疫情对靠发展茶旅融合带动茶叶销售的合作社影响更大。黄山市青山尖茶叶专业合作社主打黄山毛峰和珠兰花茶,基地位于歙县岔口镇,在新安江支流,靠近千岛湖。“我们这里风景非常好,每年油菜开花的季节,都吸引大量游客。游客亲身体验手工制茶、采茶,品尝到茶叶真正的品质后,都会带一些我们这里的茶叶。”理事长张云仙告诉记者,今年游客大幅减少,对合作社的影响肯定很大,她正在和女儿尝试借助微信、微博、抖音等新媒体平台销售,“希望能够通过直播风景、云旅游带货。”

一口春茗、一杯满园春色。

  危中寻机 练好内功

  毫无疑问,疫情对茶企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其中反映比较多的是包材、物流不稳定。“没有新包装,推出新款产品特色不明显,特别是在电商销售方面,影响很大。”曾雪鸿说。

  “我们新品包装的材料来自温州,因为包材不到位,物流不正常,断断续续到3月初才正式复工。”王海燕说,企业国内外走访、国外展会基本停滞,交过会费的两场国外展会基本上泡汤。作为外销占一半份额的企业,出口问题也是让王海燕头疼的事,疫情期间,外销茶出口走不了码头,只能转铁道。复工后的疫情物资反而不是王海燕担心的事,因为茶叶生产中会有茶渣,所以企业一直要求员工使用口罩,仓库里就有很多。

已经复工的王光熙松萝茶业生产车间。

  目前,王光熙的外销网络已经从中东西北非延伸到美国、德国、东南亚、西班牙等40多个国家,从口粮茶做到一芽一叶的名优茶。因此,最近王海燕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翻看海外疫情。“我们一直积极跟海外客户沟通,让他们尽量提早备货。”王海燕说,国外疫情或许带来饮茶新的机会,但这都建立在顺利进口之上,所以现在是内销外贸一起操心。

  当然,危机中也蕴藏着新的机遇和机会。作为国家级龙头企业,在政府的积极帮扶引导下,王光熙获得1000万低息贷款。“之前有两个大客户一直在跟我们对接,但要求我们先发货、再付款,因为占用资金,所以订单一直没有签。有了这1000万低息贷款,我们核算了一下成本,就把这两个订单签了下来,所以3月订单反而比以前要大。”王海燕说,以前大宗茶叶购销主要是线下采购、拜访、走访的模式,现在受疫情影响看不到货源,一些客户就通过线上寻找供货商,做一个新的筛选,这也为企业带来机会。

  “前几天团队在考虑要不要对今年整年计划进行调整,因为计划是去年底制定的,当时定了比较大的增长计划,但总体讨论下来我们信心还是比较足,不会出现比较大的反转。”虽然有焦虑,但王海燕更多地是把眼光放到寻找新的机会上。

  在六安市茶叶局局长任国钧看来,此次疫情对于不同的企业影响不一,客户群体是餐饮旅游业、集团消费的,会影响大一点。而客户群体是普通消费者的,影响会小一点。在六安茶叶产量中占三分之一的外销茶会体现得严重一点,因为有的已经加工出来了,出不了口、运不出去,就会影响资金回笼,大量占用资金。

  当前疫情转好,大企业复工进入常态,交通方面目前已经没有问题。为了应对疫情影响,六安进行了线上销售培训,省农委对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方面支持,缓解资金压力。“说到底,茶产业和经济走势密切相关,经济好了,茶叶相对好卖,经济压力大,茶叶难卖,尤其是高档茶。”任国钧说,乐观地分析,今年茶叶价格销售大概会有10%左右的降幅,但实际的影响还要观察。

  “疫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像往常一样。面对困难,茶叶企业要沉住气、调整心态,共渡难关。”任国钧表示,往年茶叶相对好卖,如果销售量下来了,就要在提升品质上下功夫,优化工艺、统一采摘标准、提高鲜叶等级,“练好内功,才能长远发展。” (记者 彭旖旎)

精彩图片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