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 安徽要闻

安徽省出台实施方案培育发展低空经济,对产业发展给予有力扶持——

  • 2024-04-15 03:58
  • 来源: 安徽日报
  • 作者: 王弘毅

  安徽首架“钻石”飞机交付并试飞。(资料图片) 记者 李 博 摄

  3月6日,合肥无人机医疗物资运输航线开通。(资料图片)记者 范柏文 摄

  4月14日,来自合肥一中的学生在参观应急救援无人驾驶产品。通讯员 方 好 摄

  新能源汽车“火”了,“带火”了一整条新赛道。

  然而,另一条赛道不在地上,而在“天上”,那就是——低空经济。

  不用经历堵车,乘坐“空中汽车”(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就能快速短途出行;大楼高层发生火灾,不用架设云梯,无人机发射水弹精准扑灭火情……这些电影大片里的情节,伴随着低空经济的发展,都将成为现实。

  安徽正在布局这一条潜力巨大的“空中新赛道”。

  记者从安徽省发展改革委获悉,近日,《安徽省加快培育发展低空经济实施方案(2024—2027年)及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方案》)印发,这堪称是未来几年安徽低空经济起步发展的“指南”,其中提出不少“干货”政策。

  新赛道通向新“蓝海”

  有人认为,低空经济就是无人机,不是啥新鲜事。其实,这是有些以偏概全。

  无人机等飞行器,只是其中一部分,广义上的低空经济覆盖面要广得多,它既包括低空飞行的基础设施、飞行器,也包括为其提供的服务保障。

  用《方案》里的定义就是:低空经济,是以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带动相关领域融合发展的综合性经济形态,主要包括低空基础设施建设、低空飞行器制造、低空运营服务、低空飞行保障等环节,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支撑。

  简单来说,就是不管是载人的、不载人的,不管是小型机场还是为飞行提供的服务,都在低空经济范畴。

  《方案》为安徽低空经济发展绘制了“产业蓝图”:

  到2025年,低空经济规模力争达到600亿元,规模以上企业达到180家左右,其中,培育生态主导型企业1家至2家;到2027年,低空经济规模力争达到800亿元,规模以上企业力争达到240家左右,其中,生态主导型企业3家至5家。

  当前的产值是多少呢?2023年,安徽低空经济规模突破400亿元,通用飞机飞行近9700小时,无人机飞行144万小时。

  也就是说,安徽提出未来三年,低空经济产值要翻番。

  光有载人机、无人机还不行,稍大型的飞机都需要起降场地。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安徽提出,到2025年,建设10个左右通用机场和150个左右临时起降场地、起降点,部分区域低空智联基础设施网初步形成;到2027年,建设20个左右通用机场和500个左右临时起降场地、起降点,全省低空智联基础设施网基本完备,便捷高效、智慧精准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构建形成。

  从目前看,相对较低的起步,更给力的政府政策支持,更完善的发展规划,对安徽而言,低空经济将是一片全新的“蓝海”。

  载人“空中汽车”已近

  低空经济全面商用,最大的价值还不是无人机,而是载人飞行。

  私人飞机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这些飞机非常昂贵,与我们普通百姓相距甚远。然而,能不能有一种更小的飞机,能成为城市通勤的“空中巴士”或“空中汽车”呢?

  还真有。那就是“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eVTOL)”。

  eVTOL,其实就是直升机,但比传统直升机小得多,载人eVTOL纯电驱动、噪声低、性价比高、更加环保,不需要飞机场跑道,是一种更符合未来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的产品。

  今年2月底,全球首条eVTOL跨海跨城空中航线首飞。峰飞航空科技研发的eVTOL“盛世龙”从深圳蛇口邮轮母港顺利飞至珠海九洲港码头,将单程2.5小时至3小时的地面车程缩短至20分钟。该飞机能乘坐5人,巡航速度可达200公里每小时,预计2026年开启载人飞行。

  安徽怎么布局的?《方案》中有一段专门提到了这种新业态:发挥通用航空“小机型、小航线、小航程”特点,积极开展短途客运服务,建立省内和省际空中交通体系;鼓励有条件的城市探索发展eVTOL等新型飞行器短途商业运输模式。

  为了保障低空飞行,安徽还将构建地面保障设施网,加快建设供各类低空飞行器起降、备降、停放、能源补给等功能的通用机场及起降场地,按需建设一批无人机小型起降平台、中型起降场、大型起降枢纽、eVTOL起降场、直升机起降平台以及停机库、中转站、能源站、固定运营基地(FBO)和航材保障平台等地面保障设施。

  不仅仅是载人飞行,载货飞行使用无人机,将让交通物流成本更低廉。《方案》明确,鼓励各地谋划开发低空特色场景,开展无人机物流试点配送验证等低空物流应用,开通无人机货运航线。

  真金白银激励支持

  既有完善的规划,又有真金白银的支持。安徽出台的《关于加快培育发展低空经济若干措施》,明确了低空产业发展的激励政策,可谓是“实打实”的支持。

  比如,对年度飞行达到1000架次(起降计1架次)的A类通用机场,由省级财政对通用机场的运营公司给予最高100万元的补助。

  同时,鼓励各市出台低空经济支持政策,通过综合运用财政奖补、贷款贴息、基金投资、降本减费等方式支持低空智能信息网、低空飞行数据平台及低空监管服务平台等低空飞行服务系统,无人机、直升机和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eVTOL)起降及能源保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在低空飞行服务保障方面,将加快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工程建设项目建设,按照不超过审定合同额的20%进行补助。对运营亏损部分按照每年最高600万元进行补助,连续补贴4年。

  对符合条件的低空制造业项目,按照省制造业融资财政贴息专项政策以“免申即享”方式支持。

  对研制或示范应用经评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自主供应能力的或纳入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目录的“三首”(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首批次新材料、首版次软件)产品,省财政按其单价(或货值)的15%给予奖补,最高可达1000万元。

  支持低空经济集群发展。认定为省级低空经济发展示范区的,由省级财政给予500万元一次性补助。

  政府的强力支持,企业的大力投入,市场的积极响应,这条全新的赛道上,低空经济已然“腾空而起”。

  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未来,已经在路上。

  就像在2023年低空经济发展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樊邦奎生动描绘了低空经济发展的未来图景:

  “天空更加繁忙的那一天,不可避免地将要来临。”(记者 王弘毅)

编辑: 叶广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