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官微|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真情筑建脱贫路

记黄山市黟县大星村扶贫干部刘同跃

中安在线   2020-09-11 10:00:49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方锦华 金忠民

  采访手记:一个月前,洪星乡的一位同志找到“县作家协会”,说是你们能否为大星村的扶贫工作写点什么,尤其是对驻村扶贫队长刘同跃的事迹报道,他一再强调这是村民和贫困户的迫切愿望,传闻扶贫工作队即将完成使命离开村落了,老百姓心中有许多感激的语言无以表达,心里着急,当然,更多的还是想挽留这位扶贫工作队长。其实对于刘同跃,“黟县作家协会”许多人都是认识的,他身材不高,有些瘦弱,工作踏实,做人低调,情感真挚,是从农村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县政协副主席岗位上来的,今年已经55岁了,要采访他个人是有一定难度的,倒不是因为他是县级领导,不可接近,而是他从来不愿意张扬,一直默默工作几十年。这几年他在县城很少出现,有人说他即使出现在县城,也是行色匆匆。现在才知道,三年多来,他进驻大山,一心扑在了扶贫工作上,县里的大小会议,他再没出现在主席台,几乎被人遗忘,不料在偏远的大山里却流传着他动人的故事。

  初秋的早晨,“县作家协会”一行三人来到了大星村。

  最朴实的告白:“我是在农村长大,驻村扶贫就好像回到农村家里一样,只不过是换了隔壁邻居而已。”

  坐落在黄山市黟县县城西北角大山深处的大星村,是洪星乡政府所在地,也是全乡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全村共有422户人家,户籍人口1182人,下辖7个村民组,为洪星乡人口最多的村。该村林业资源丰富,境内多山,拥有林地面积1157.5公顷,竹林137.6公顷,茶叶面积910亩,耕地161亩。村民主要收入以木材、茶叶为主。走进大星村,满眼翠绿,从方家岭流出的水源穿村而过,清澈见底,静静地向着青弋江流去,依水而建的“黟七”公路虽车流量不多,却勾画了一幅静美的山乡图画。

       90年代初,由于木材和茶叶市场的需求旺盛,靠出售资源致富的大星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渐渐地随着科技发展和人们生活的逐步提高,木材被许多新型材料取代,茶叶的粗加工也无法满足人们日益提高的生活质量和品味,新世纪到来以后,谁都不曾料想,大星村竟然成了省级贫困村。

  2017年4月的一天,组织上找到时任县政协副主席的刘同跃,准备安排他去驻村扶贫,任命为大星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和驻村扶贫工作队长。这个时候,也是刘同跃最难以抉择的时刻,妻子身体不好又有腿疾,女儿忙于上班,女婿也在驻村扶贫,小外甥才上幼儿园,需要他早晚接送。妻子得知后,有些埋怨地笑着说:“你再去扶贫,何况还是大山里面,我们家不是变成扶贫专业户了吗?”刘同跃望着无奈的妻子,心生怜惜,却无法说出一句安慰的言语。

  那个夜晚,刘同跃不能入眠,这位农民的儿子,曾经也是贫困户的后代,幼年的饥饿和无助,一幕一幕地展现在眼前,贫困的滋味于他是感同身受的,他的身心在漫漫暗夜中已经无法平静下来。他知道,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遇到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组织才选择县处级干部驻村扶贫。这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更是村民的期盼,还有那些翘首以待的贫困户,所有这些,都聚集在他脑海里翻腾,容不得他再去考虑自己。但转而却又担心自己已经离开乡镇到机关工作15年了,现在是否还能胜任这份沉甸甸的工作,担得起这份责任?……

  第二天清晨,刘同跃早早起床,离开还在熟睡的妻子,毅然驱车百里,准时参加了全市选派扶贫干部动员培训会。接着就来到了大星村,将凌乱的村部办公室稍作整理后,就带着乡、村干部以及扶贫队员一起,马不停蹄地开始走访贫困户和基层党员干部。

  尽管刘同跃充满了激情,群众依然对选派领导干部驻村持观望态度,或许是他长相年轻,或许是他不会说黟县方言,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怎么看都像是外地人,故此不时招来一些质疑的目光和不够信任的言语,有人担心他是纸上谈兵的“指挥家”,有人说他肯定是短期行为的“镀金客”。多年的农村工作经验,已经让他早有洞察,刘同跃没有作过多的解释,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的,他深感融入乡村、融入群众,比任何华丽的语言更有说服力,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把自己变成大星村人,那就是失败,以后的工作就很难开展。

  在刚刚熟悉村里环境之际,省扶贫办领导就来村里督查指导工作了,他们向刘同跃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作为县里领导来山乡驻村扶贫适应吗?”是的,一个县级领导忽然就变成村级干部了,这样的落差是对一位党员领导干部的灵魂拷问。刘同跃不假思索回答说:“我是在农村长大,驻村扶贫就好像回到农村家里一样,只不过是换了隔壁邻居而已。”这句最朴实的告白,显然已经证明,刘同跃把自己看成是大星村人了。扶贫办的领导点了点头,流露出信任而又肯定的目光。

  最接地气的谋划:“护好一片林、管好一片茶、谋好一份事,创好一份业。”

  大星村山多地少,尽管传统的林业生产和粗放的茶叶经营使村民在新一轮的经济变革中重返贫困。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山依然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依托,也依然是他们致富的源泉。刘同跃认为重要的是如何解放思想,敢想敢干,在变化中求发展,再筑致富路。

       在很短时间内,刘同跃经过对7个村民组几百户人家第一遍走访谈心之后,发现一些贫困家庭不仅收入单一,产业无规模,但更让他内心纠结的是一部分人居然对就业无意愿,由于多年来懒惰成性,很大程度上存在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心态。贫困户能不能脱贫,村民能不能致富,关键看支部,扶贫一定要扶志。身为大星村第一书记的刘同跃,此时此刻更觉责任重大,只有“两委”班子统一认识,只有党员的示范效应和引领作用才能破解眼前的局面,才能实现贫困户家庭经济多元化发展,才能真正摆脱贫困。

  “新官上任三把火”,刘同跃却扎扎实实做了三件事,一是上党课常态化,多数党课由自己来讲授,并及时建立了“大星村党员微信群”,除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党员,百分之九十的党员入了群,即使在外打工的党员,也能通过微信群关心村里的变化,获得党课知识,为家乡脱贫致富献计献策。二是多方筹资,投资130万,新建大星村党群服务中心500余平方米,内设为民服务中心、就业服务站、图书室、信息室、志愿者服务站、留守人员活动室、扶贫工作站等多项便民服务功能室。三是圆满完成村“两委”换届工作,在此基础上,完善各项制度,村里大小事,一律上会集体研究决定,认真落实“三务”公开制度,将“糊涂账”变成了“明白账”,修订完善村规民约,发挥群众主体作用,积极探索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有效途径,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护好一片林”目的是保护好山区的自然生态资源,为长远效益打下坚实的基础,“管好一片茶”是为了改良茶叶的品质,提升茶叶的制作技艺,也非一早一夕之事,这两项措施虽是一条通往致富之路,但不足以让贫困户快速脱贫,增强他们奔小康的信心。刘同跃通过多次走访,得出的结论是:对于缺乏耕地的山区村民来说,就业是脱贫致富的快捷之路。因此很快把“谋好一份事”作为贫困户快速脱贫的最优路径。同时,把“创好一份业”作为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方向,用集体经济发展来带动村民脱贫致富,反哺群众。

  其实对于“靠山吃山”的山民来说,劝其就业,没有想到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大星村五组贫困户田根林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在校读书,家庭负担重,仅靠一点茶叶和木材收入,日子过得很艰难,刘同跃带着两个年轻的扶贫队员无数次登门,希望他们选择适宜的岗位就业,以此增加家庭收入,并为他们找好了岗位,但这对夫妻总是以各种理由谢绝了,迈不开这一步。刘同跃始终没有放弃做思想工作,坚持必须打开这个突破口,功夫不负有心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夫妻俩终于走向了工作岗位,丈夫田根林当上了村生态护林员,妻子被聘用为中心小学保育员,就业后,每年家庭增加工资收入3万多元。这对夫妻每见到刘同跃就腼腆地说:“刘队长,你真是把把我当成家人来帮助,我们一定鼓励两个孩子好好读书,像你一样回报社会。”三组的江国信一家也是通过就业实现了脱贫致富,他逢人就说:“我现在有了工作了,一定要把保洁员这份工作做好。”在尝到就业甜头的贫困户影响下,许多村民积极投入到就业的热潮中来,截止2019年底,全村37户贫困户中就有32户46人参与就业,全年务工收入总计近百万元,事实证明,劳动力转移助推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同时也改变了他们的思想观念。

  如何赋予土地新的生机和活力,刘同跃和村两委一班人,经过反复论证,决定依托农村“三变”改革大好契机,优化资源配置,发展集体经济,并先后投入200万元,流转土地新建大星村泉水鱼池,覆盆子基地。投入110万元资金入股结对共建企业,获取收益分红。通过党支部+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打造香榧基地,采取农户以茶地入股,村级投入、合作社统一经营的模式,促进村级经济持续增收。2019年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万元。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从2016年0.7万元上升到17.3万元,预计2020年有望突破20万元。同时,刘同跃要求村“两委”坚持“全面统筹、精细精准”的扶贫思路,落实落细各项帮扶措施,加大贫困户产业技术和就业技能培训,帮助有能力的贫困户谋划产业扶持项目,增强贫困户脱贫致富的“造血”功能。

  最动人的场景:“刘书记是个好人,你们能不能向上面反映,让他留下来,他在,我们就有了主心骨,心里踏实”

  在大星村书记许贵民的引领下,采访组来到离村委会不远的江秉荣老人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两位老人对坐在八仙桌上吃饭,桌上摆放着三道菜,荤素搭配,看得出一种满足的神态。老人得知我们来意后,慌忙放下碗筷,都站了起来,显得非常激动。

  “他们想请你两老说说对刘书记的印象。”许贵民的声音有些大,可能他知道老人有些耳背。

  听到刘书记三个字,江秉荣一个劲地竖大拇指,嘴动了动,似乎没有发出声音,看来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或许是因为太激动了,但是他的举止完全看得出内心对刘书记的感激之情和敬佩之意。82岁的老伴林小连匆忙走进厢房,拿出一包烟来敬大家,是一包22元的“黑色迎客松”,在农村这已经是上好的香烟了。而后,她就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同样显得非常激动,用夹带着本地方言的普通话说:“刘书记是个好人,好人,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好领导了,好人啦!”之后在她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们才逐步清晰地了解了这个家庭的情况。

  86岁的江秉荣是烈士后代,父亲江鸿益是一位老红军,曾于1934年8月参加柯村暴动,1935年被国民党杀害。这个红色的家庭虽然令人崇敬,政府每年也都发给烈属补助,但两个老人随着年岁增大,八年前已不能干体力活了,和他们一起生活的小儿子也已经40多岁,没有成家,有严重的腰椎盘突出,无法干体力劳动,也没有什么手艺,贫困就这样走入了这个家庭,从此这个家庭也毫无生气和快乐。

  刘同跃刚到村的时候,摸清这个家庭情况后,非常焦急,非常同情,有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来这个家庭拉家常,促膝谈心,询问困难,设法解决,就连停水停电都亲自来过问,还动手帮助维修,虽没有做什么大事,却融进了两位老人的心里,仿佛成为他们的孩子。后又多方联系,为其儿子寻找合适的工作,最终被安排在乡中心小学当门卫,年工资收入也达到2.5万元。本来一直成为家中负担的儿子,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有了工作,两位老人对刘书记是千恩万谢,频频作揖,精神一下子就开朗许多,就连身体也好起来,现在上山采茶,地里种菜都能干了,有点返老还童的感觉。

  临走的时候,我们问林小连老人:“现在还有什么困难吗?”老人摆着手说:“没有,没有,现在就是有点小事,也不忍心找刘书记,看他太忙,人比来时瘦了许多,心痛,你们能不能向上反映,让他留下来?我们富了,也好报答他”老人的眼睛有些红润,声音开始变得呜咽。

  村里来了陌生人,一些村民也开始关注起来,听说是来采访刘书记的,许多人围观过来,都要我们进家坐坐。不知不觉我们就走进了贫困户林敬平家,这户人家就在江秉荣后门五十米开外。72岁的林敬平坐在沙发上,露出惬意的笑容,老伴68岁了,叫舒多好,是她硬要把我们拉进家门的。

  “要不是刘书记,我们这个家就毁了,能不能让他留下来,有他在,我们就有了主心骨,心里踏实。”舒多好一边说着就要去沏茶,我们示意不必了,于是她继续述说着。

  原来两年前儿子开农用车出了交通事故,对方需要赔偿款近20万元,这个本来就贫困的家庭如何承受得了如此的打击,两个老人完全崩溃,卧床不起。刘书记第一时间介入了此时,不停地安慰老人,为他们找来法律援助,最后降到8万元的赔偿款,算是有了终结,并疏导她儿子外出打工还账。现在儿子在杭州打工,收入不错,账都还清了,还有存款。

  “我现在天天傍晚都在村委会的广场上跳舞,那些电器设备都是刘书记亲自动手安装的,因为儿子不在家,去年雨季,刘书记叫人给我房子翻了漏,我自己却什么都不用管……”

  望着舒多好老人轻松的神态和滔滔不绝的赞许,我们不禁也为有刘同跃这样的好干部感到骄傲。

  结束语:刘同跃来到大星村三年多时间,全身心融入乡村,用自己的真情打动贫困户,用自己的行动影响村民,带领着一班人在偏远贫瘠的土地上默默地践行“初心”和“使命”。短短的三年时间,大星村从一个全省重点贫困村,摇身一变成了“省级美丽中心村”,“黄山市民主法治示范村”,37户贫困户全部实现了脱贫,正在以饱满的热情迈向小康和富裕的道路。现在的大星村,村落整齐,巷弄干净,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刘同跃本人也多次得到省“扶贫办”的表扬,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县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但又有谁知道,他在山道上为贫困户奔走的时候,家中的妻子因关节半月板严重损伤,扶着行走器在艰难地带着两个幼小的外甥。他在为贫困户家中翻漏的时候,远在渔亭考川村年迈的父母家中却因大雨山体滑坡砸坏了房子。所以,刘同跃每次在和村民讲解孝道的时候,自己的眼睛总是湿润的。( 文:方锦华 金忠民  图:方春)

24小时新闻排行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