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安徽新闻 > 民生社会

  • 2020-02-19 01:26
  • 来源: 中安在线
  • 作者: 杨洁 合公新 张毅璞

段玉华同志(右一)生前在工作中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有的人笑着说再见,不料一转身,就是永别。

  庚子鼠年新春,本是欢聚重逢的日子,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有些离别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在一条看不见的战线上,还有3个月就要退休的合肥民警段玉华,主动请缨,奔赴疫情防控一线,用生命践行了共产党员“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

  他说:等疫情过去自己退休了再休息吧

段玉华同志(左二)生前在工作中

  2月16日凌晨5点多,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民警韩明玉推开办公室,发现值班的段玉华趴在桌上,身边的对讲机还在开着。他以为段玉华睡着了,上前喊他:“老段!老段!”可这一次,却永远叫不醒老段了。段玉华倒在了疫情防控一线岗位上,他的手边,有一瓶速效救心丸,看上去还没有来得及打开……

  59岁的老党员段玉华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战友和挚爱的公安事业,成了安徽第一位牺牲在疫情防控一线的民警。

  疫情发生后,全国公安机关和广大公安民警全力以赴投入到疫情防控和维护社会稳定各项工作中。因为监管场所的特殊性和重要性,防控期间,合肥市公安监管场所全面执行封闭式管理三班制勤务模式。合肥看守所的看押人数多、监区范围大,任务重、要求高,疫情防控决不能出丝毫点纰漏。

  段玉华是有正当理由请假的,因为年前他才做了心脏射频消融手术,刚出院不久;因为再过3个月他就要退休,家里87岁的老父亲卧病在床需要照料。他如果不去值班怎么都能说的过去,但他还是主动请战,参加值班备勤,对劝他休息的综合大队大队长常胜说:“我姐春节过来了,家里暂时有她,现在看守所人手不够,我来能顶一顶!我也快退了,等疫情过去了,退休了,再好好休息吧!”

  可是,他却没有等到好好休息的那一天。在抗疫一线连续工作十余日的段玉华,一直坚守到生命最后一刻。办公室监控显示,2月16日凌晨1点14分,他拿着对讲机走进办公室,却再也没能走出来。

  就在前一天,2月15日,合肥下起大雪,气温骤降。中午,韩明玉碰到段玉华,听他嘀咕了一句:“我有点不舒服,去休息室歇一会。”韩明玉当时并没有在意,“可能是最近太累,休息一下也是正常的。”事后,韩明玉为此感到非常自责:“平时他中午从来都不休息的,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想到?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异常?”

  他写下人生最后两个字——“安全”

段玉华同志(左二)生前在工作中

  其实,段玉华在疫情防控一线中的表现,并非一时之勇,更不是逞一时之能,而是他39年从警生涯一贯认真负责的真实写照。

  段玉华1981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最初只是一名巡逻民警,因工作出色,后升任铁四局三处公安科民警、铁四局公安处看守所主任干事、副所长。2009年12月划转至合肥市公安局,历任第一看守所副主任科员、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主任科员,现任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一级警长。

  作为综合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段玉华主要负责内勤保障工作,长年待在封闭环境里重复着单调琐碎的工作,但他总能耐烦耐苦,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疫情防控时期,除了采购、维修等,每天他还要配合开展消毒测温、普及疫情防护知识等工作。

  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他在维修保养记录上写着:五西过道,照明灯快掉了;205,厕所堵。记录本上显示,他都及时安排解决了问题;在落锁检查、送饭窗口检查一栏,他写下了人生中的最后两个字:安全。

  同事眼里的段玉华,真的只是很朴实的老段,很热心的段哥,很认真的“段王爷”。

  在市公安局一个追思微信群里,人们回忆起段玉华的点点滴滴,从头到尾,根本找不到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更没有听他说过什么豪言壮语,有的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却让大家记忆犹新。

  疫情暴发初期,段玉华敏锐感觉到防疫物资越来越紧缺,而看守所防控工作又一点松懈不得。他跟同事们一起紧急找到单位物资供应商,反复沟通,想方设法提前备了一个多月的防疫物资。

  合肥市看守所一大队教导员王启东觉得段玉华像个温暖的老大哥:“还记得2016年3月份,我刚到看守所任管教干部不久,是你不厌其烦将我们大队监室内的生活物品一样一样补齐,解了我们大队后顾之忧,感谢你段哥!”

  看守所综合内勤民警俞建国说,老段工作上很较真,有一次办公室水壶坏了,他就找老段领了新水壶,但因为开会忘了归还旧水壶,第二天一早,老段就找上门来要,说:“虽然是小事情,但单位的制度不能破坏。”

  每年夏天,监区防暑措施之一是用大块冰来降温,段玉华总是帮着工人们一起搬运,在工作人员随手拍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出段玉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合肥市女子看守所政委王诗琪说:“他一位老同志,可以指挥工人搬运就行了,但是他却主动去帮着干,太实在了!”

  跟段玉华在工作上接触最多的应该是韩明玉了,他说,段玉华把自己值班时发现的问题一笔一笔记录得非常清楚,每次交接班时还反复交待,哪些问题解决了,哪些问题还要怎么解决,“他太仔细了!只要他在我前面值班,我就特别放心。”因为比段玉华小两三岁,他还跟老段约好,将来退了,有时间可以一起去钓鱼,再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特别是新疆。可怎么也没想到,老段走得这么突然,“难受时为什么不喊我一声?你喊我一声啊!”韩明玉一度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同事们说他是英雄,一生不计名利只在平凡岗位上奉献,默默无闻一辈子只知道责任担当,因为他是男人、是警察、是党员。

  世间事,作于细,成于实。段玉华是一名普通党员,但却是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在同时间赛跑、同病毒较量的重大考验面前,即使是凡人,亦能谱写出英雄赞歌。

  他曾畅想:过好最后的黄金二十年

段玉华同志(左一)生前在工作中

  以前觉得最好的莫过于相遇,但有一天突然明白,其实是重逢。得知弟弟突然离世,段玉琴不知道怎么跟爸爸说,“老人天天都在问,玉华人呢?怎么还不回家?”

  警亦凡人,也有着平淡琐碎的辛酸和无奈,但肩上的责任,让段玉华不能颓唐,更不能退缩。

  段玉华的老父亲两年前就卧床不起,平时全靠他一个人忙前忙后;他和妻子离异,自己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年前也做了一次手术。这个春节,幸亏姐姐段玉琴从北京赶到合肥帮他照料家人。

  生活虽然不太顺遂如意,但并不意味着段玉华丧失了精神信念。同事们发现他很少抱怨诉苦,经常是一下班就直奔医院看护父亲;闲暇时会打电话给在外地读书的儿子,鼓励他好好学习。就像他的同事追念时所说:抗击疫情以来你已连续工作了十几日,哪里有警情你就出现在哪里。你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又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你扛着重担,豁达,开朗,乐观,迈着坚定的步伐一路前行,不知疲倦,不曾懈怠!

段玉华同志生前在工作中

  段玉华会打球,爱写字,同事们在办公室整理出他的遗物:一个缺了口的玻璃水杯,一双价值十几元的老旧布鞋,还有一叠他平时涂涂写写的纸张,上面有诗,有画,还有不少练习钢笔字时写下的感想和心得,其中一张纸上,他写道:我们这一代的孩童时代青年时代,多多少少都吃了一些苦,如果闲来时常琢磨那些不愉快的事,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因此,人要学会遗忘,就像丢去一件件的情感“垃圾”一样,让自己心情爽朗。过好人生中最后黄金的二十年。

  人生可以没有很多东西,却唯独不能没有希望。段玉华畅想着退休后,自己应该还有20年的黄金时间,他是那样的热爱生活!家中可坐,灯火可亲,也是他向往的吧?而他生前守护的不正是这样的城市、这样的家庭吗?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因为有许许多多像段玉华这样的先锋人物,在各自岗位上用看似细小的平凡善举,最终汇聚起巨大的能量,让人们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杨洁合公新 记者 张毅璞)

编辑: 
推荐阅读
安徽绩溪:护航春运返程高峰


发布于2023-01-28 09:14:30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