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 安徽要闻

  • 2022-10-07 07:01
  • 来源: 中安在线 中安新闻客户端
  • 作者: 汪乔 李菁菁

2.jpg

  中安在线 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他从警16年,在监区度过了15个春节;他不断探索,创建“现场管理、康复治疗、生活照顾、思想教育”的结核病罪犯改造流程……他就是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黄姑监区监区长张文博。

  近年来,张文博先后荣获“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等称号。2020年11月24日,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今年,他还当选党的二十大代表即将赴京参会。“当得知自己当选党代表时,我备受鼓舞也深感责任重大!为了更好履职尽责,我将加强政治理论学习,立足岗位密切与党员群众的联系,听取意见建议,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image.png

  迎难而上 请缨赴最艰难的“战场”

  人们常以为监狱固若金汤、戒备森严、极其安全,但实际上在监狱里的某些特殊监区常常“危机四伏”。白湖监狱管理分局肺结核康复分监区,就是一个“极不安全”的地方,那里关押着136名结核病犯,大多都是肺结核,属典型的高传染、高戒备、高危险人群。

  2013年4月,张文博接到通知,要被派往结核病分监区负责全面工作。肺结核,通过呼吸道传播,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感染。再加之这里的服刑人员多数已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们意志消沉、抗拒管理、嚣张跋扈,因此管理起来十分不易。直到现在,他还清晰地记得刚到结核病分监区的情景。上班第一天,就有病犯朝他吐带血的黏痰以示挑衅。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张文博没想到实际困难远比想象的多。

  为尽快熟悉情况,此后3个多月里,他天天“泡”监舍,仔细翻阅136名病犯档案,摸清每个人的情况,逐一找他们谈话,讲法律、聊亲情,普及结核病科学防治知识,将他们反映的问题一条条记下来,一件件帮助解决。张文博的耐心和执着出乎了病犯的意料,他的真诚更是打动了病犯的内心。

  2021年10月,白湖监狱管理分局设立艾滋病犯专管监区,张文博担任监区主管。由于没有过收押艾滋病犯的先例,困难可想而知。和之前结核病康复分监区工作不同的是,这次要面对的是改造情绪更为消极的艾滋病罪犯。面对困难,张文博再次迎难而上,说:“我有这么多年的结核病犯管理经验,我去最合适。”

image.png

  真情感化 不放弃任何一个迷失“灵魂”

  “张指,出事了!王某咳了好多血……”2013年7月的一天上午,听到这个紧急报告后,张文博毫不迟疑,起身跑向事发现场。罪犯王某患有严重结核病,也是监区出了名的“刺头”,他把身患重病当做逃避改造的“资本”,事发现场,王某半躺在床,大口大口往外呕吐,同犯们聚在一起旁观,谁也不愿意上前帮忙,因为结核病人的呕吐物具有极大的传染性。

  病情十分危急,如不及时抢救必将危及生命。张文博一面安排救护车,一面用手拨开人群,背起王某向外奔去。这时天上正下着瓢泼大雨,张文博让同事拿一件雨披盖住王某,自己却任凭风吹雨打,不顾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呕吐物不断喷溅到身上,将王某送进了救护车。因为恐惧,王某全身不住颤抖,还在不断咯血。张文博一手紧握王某的手,一手帮助王某擦拭嘴角血渍,安慰王某。就在救护车快到医院时,突然打滑无法前行。时间就是生命,张文博迅速卷起裤管,继续背着王某向医院跑去。

  王某送进急救室后,张文博才发现自己全身早已被汗水、雨水和王某的呕吐物浸透。由于送医及时,王某的生命得以挽救。在返回监狱的路上,张文博思绪万千:肺结核病人发病期的呕吐物具有极大传染性,他全身沾满了“病原体”,会不会被传染呢?危急时刻,他将一切抛之脑后,平静下来,他无法想象如果真的被传染上了肺结核,对家人将是多大的打击,毕竟自己也是血肉之躯啊!

  而之后的张文博,还是一如既往的英勇无畏!“告别口罩,直面罪犯”,张文博这个举动震撼了整个分监区,同事和罪犯们认为他疯了,可张文博认为“口罩虽然是戴在口上,却隔开人的心”。

  “不抛弃,不放弃,不嫌弃” ——这是张文博在分监区工作中始终坚持的准则。

image.png

  家书寄情 对妻儿的亏欠藏在字里行间

  “会不会感染了肺结核?是我传染给女儿的吗?”……

  2015年4月16日下午,三岁的女儿因高烧咳嗽住院,医生怀疑是肺部的问题。在监区听到消息的一刹那,张文博脑袋“嗡”地一下,呆在了那里,内心深处积累多年的担忧瞬间涌现。

  一连串的问题像利刃一样割在心头,自责、后悔……多种复杂的情绪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几天之后,当他得知女儿的病情与肺结核无关时,泪水夺眶而出。

  当初,张文博被安排到肺结核病分监区工作时,自己的女儿才只有一周岁,家里的长辈反对,妻子哀求的眼神也让他不敢直视,因此,他对家人的愧疚感也从那时起深深地埋藏在了心里。好在家人慢慢理解了他的决定,一直默默在背后支持鼓励他。

  2017年中秋节,他把对女儿的深情又写进一封家书:“亲爱的女儿,请你相信,不论是深夜还是凌晨,你都是我心中那盏明亮的小灯,给我带来温暖和希望;不论你身在何处,爸爸的心始终和你在一起,从未走远。”

  一座围墙,四角天空,这里面有迷途的灵魂,有破碎的人生。高墙电网内,在监舍、食堂、教室之间,不过短短几百米距离,监狱人民警察就在这几百米里,循环往复,来来回回,一走就是十几年,甚至一生。

  “在这样一个既封闭又单调的环境里,监狱工作中充斥的更多是平淡和漫长,正是因为对这种平淡和漫长的坚守,才显示出这种职业的光荣和艰巨。”张文博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记者 汪乔 海报设计 李菁菁)

编辑: 付刚
推荐阅读
【暖新闻】一场特殊的退休仪式


发布于2022-11-25 09: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