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 产经要闻 | 科技教育 | 政务动态 | 生活提醒 | 法制新闻 | 社会万象 | 文体娱乐 | 安徽人物 | 新闻专题
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时政新闻

万里逝世 音容皖在:狠批“讨饭习惯论”

 来源: 中安在线-新安晚报  时间:2015-07-16 10:00:54 作者:

  时间:1977年6月~1978年初

  背景:粉碎“四人帮”后,当时安徽省主要领导人对清查“四人帮”的人和事进行抵触。不少农村吃不饱、穿不暖,有些地方讨饭成风。

  脚步:六安、芜湖、徽州、泾县、池州、淮北、阜阳、定远、凤阳等地。

  事迹:拨乱反正,深入江淮大地农村调研,落实农村经济政策。

  他说:听有人说凤阳农民有讨饭的“习惯”。我就不相信,他有粮食吃还去讨饭。社会主义还讨饭,那叫什么社会主义?

  评价:他不喜欢听各级领导的“莺歌燕舞”、“形势大好”的汇报,总希望听听问题。

  1977年6月,万里被任命为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省军区第一政委、省革委会主任。“他到大别山区走访时,一个村民家里三个赤身裸体的孩子都缩在灶台边。原来烧过饭的锅灶,这时尚有余热,三个孩子没有衣服穿,天气又冷,就坐在灶台边凑点热气。”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尹曙生介绍,当时安徽农村不少地方非常穷困,吃不饱、穿不暖,万里就说,解放快30年了,我们农民还这么穷,社会主义优越性哪里去了?

  “清帮”治皖

  “当时应该说千头万绪,万里来了后动作非常大。”尹曙生说,主政安徽后,万里用半年时间走遍了安徽境内的淮河南北、大江两岸,每到一处,就会拿出“文革”前组织部印制的干部花名册,只要不是刑事犯,都先恢复工作,后再做结论。安徽当时是长期极左路线的重灾区。“四人帮”被粉碎后,全国一片欢腾,都在积极揭批“四人帮”,从指导思想上拨乱反正。但当时安徽省的主要领导人却在制造“安徽特殊论”。不但不放手发动群众揭批“四人帮”,甚至对清查“四人帮”的有关人和事进行抵触。而万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派到安徽的。

  “到合肥第二天就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采取了一些果断措施。”时任合肥市委书记的郑锐告诉记者,万里首先就把留在安徽的“支左”部队撤了回去,并且按照“不许揪住不放,不许批判,更不许揪斗”的规定,做到了稳定团结。支队走后,万里就开始发动全省广大干部群众深入揭批“四人帮”,接下来就对许多造反头头们开始了“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当时万里就指出来,除了个别工作称职、群众满意,并且报经省委同意的,其他的一律不再担任实职,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清帮”治皖初见成效,全省形势发展非常好。1978年1月16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张广友、王达智、张万舒写的长篇报道《安徽大步赶上来了》,介绍了深受“四人帮”之害,又被捂了8个多月“盖子”的安徽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走访民情

  “他开会时经常发一些官员脾气,但对事不对人,做法果决,有个性官员的气质。”郑锐介绍,有官员报喜不报忧,他不喜欢听各级领导的“莺歌燕舞”、“形势大好”的汇报,总希望听听问题。而且在听取汇报时很少念稿子。虽然他大会讲话的稿件是由秘书加班加点写出来的,但他讲话时总是把讲稿丢一边,然后讲自己的。而对于万里来说,最重要的一手资料不是来自于官员的汇报,而是来自于下乡调查。一个特点就是:不打招呼,不带随行人员,有时就秘书、警卫员、司机等几人,而且想到哪儿就到哪儿,随时和群众无拘无束地交谈。1977年11月上旬,他走访了老革命根据地——大别山区的金寨县。当他看到一些老红军和一些红军烈士家属生活贫困凄凉的情景时,难过得流下了眼泪。万里说,当年你们和你们亲属抛头颅洒热血,没有你们哪有我们的国家,哪有我们的今天。有些人还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的全家几口人只有一条裤子,甚至十七八岁的姑娘都没有裤子穿,过去光听大别山区贫困,没想到竟然贫困到这种地步。万里随即给金寨县拨救济款120万元,并拨棉花、棉布、粮食等,救济贫困户。

  1977年安徽先旱后涝,粮食减产,农民生活十分苦难。“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万里还在太和县城走访。”尹曙生介绍,当时万里到农民家里就问“年关了,过年准备得怎么样?还有什么困难。”结果发现,不少农民家里没有白面,在为过年能否吃上饺子而发愁。万里难过地说:“我的老家离这里不太远,在我们那里,即便是旧社会,再穷的人家过年也得想办法吃顿饺子。你看电影《白毛女》中的杨白劳,穷到那样地步,过年还想办法吃顿饺子,还要为女儿‘扯上二尺红头绳’,我们怎么能让老百姓过年吃不上饺子呢!”当即指示有关部门,要千方百计给每个农民调剂3斤麦子,让家家户户吃上饺子。

  解决“讨饭”

  当时的“花鼓之乡”凤阳以讨饭闻名。万里一到安徽后,就把凤阳作为重要的点。1977年冬天,安徽不断收到江苏、浙江、上海、福建、山东等地的电话、电报,要求派人去接“盲流”。据不完全统计,那年冬天,仅凤阳县外流人员就有13000多人。“当时不像现在的打工潮,人一般都不会离开家园的。”郑锐介绍。万里到安徽后决心解决讨饭问题。他说,讨饭的原因是吃不饱,吃不饱是因为生产没搞好。为什么生产搞不好?万里组织人做了大量调查。许多社员都说:我们也知道怎么干能够多收粮食,但是“政策”不允许,有劲使不出来。这年冬天,省里给这个队调进了1万多斤救济粮,但这里的农民照样外流。

  在省委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研究如何解决凤阳农民外流讨饭问题时,有人说“那里农民有讨饭的习惯”。万里非常气愤地说:“没有听说过讨饭还有什么习惯?讲这种话的人,立场站到哪里去了?是什么感情?我就不相信,有粮食吃,有饺子吃,他还会去讨饭?”

  万里认为,农民吃不饱,生产搞不好,主要是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没有调动起来,而没有调动起来的原因则是政策不对头。1978年初,在省委扩大会议上,万里首先明确地向全省提出了“要以生产为中心,搞好农业生产”。(王玉琪 蒋依帆 胡琳娜 吴碧琦 朱庆玲 宛婧 周晔 卞世鹏)

延伸阅读:
分享到:
 编辑: 曹飞翔
版权声明
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②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
24小时新闻排行
安徽国内国际
民生资讯
旅游
汽车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