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安在线

  • 2021-12-04 10:02
  • 来源: 中安在线
  • 作者: 宋玉洁 于子成

  “我自闭了”“今天emo了”不少流行用语作为“丧文化”在网络中流传,当你还觉得它只是一种“玩梗”时,可能你已经错了,长期自闭、心情低落也许不是单纯的情绪问题,而是抑郁障碍。

  近日,教育部对政协《关于进一步落实青少年抑郁症防治措施的提案》进行了答复,明确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

  这向社会释放了鲜明信号:如今的抑郁症并非“小众”,它也不再是隐秘的角落中的个例。抑郁症是疾病,需要重视,尽早发现,及时治疗。

  抑郁症严重时会自伤、自杀

  记者从市三院情感障碍科了解到,科室每日就诊量约五六十人,有的是焦虑症、有的是双相障碍。“多的时候,纯抑郁症患者可达三分之一。以前,来就诊的抑郁症患者以成年人居多,现在出现了低龄化趋势,很多患者是中学生。在中学生当中,又以初二的学生居多。从发病季节来看,秋冬季就诊人数较多。”情感障碍科主治医生王佳慧介绍。

  “青少年抑郁症患者,有的跟原生家庭有关,生活在家庭关系不和谐的环境中。”王佳慧曾接诊过一名初中生刘艺(化名)。童年时,刘艺的父母离异,刘艺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再婚后,刘艺觉得,继母对她不好,有寄人篱下的孤独感。刘艺把这种感觉告诉父亲。父亲没有促进沟通,反而认为刘艺在故意刁难继母。刘艺在学校与同学发生矛盾,父亲二话不说,便教训刘艺“别人怎么就能相处得好好的?你要从自身找问题。”长期以来,刘艺觉得,父亲不理解她、不关心她、甚至不爱她,这些都在刘艺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创伤。

  后来,刘艺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度过一段平静的日子。刘艺上初中时,多年未曾联系的母亲突然出现了,对刘艺嘘寒问暖,关注她的学习。成绩一下降,母亲就焦急。刘艺一下子接受不了“以爱之名”出现,“似冰又似火”的母亲。“我与她并没有母女感情基础,她却突然过多介入我的生活,我感觉很别扭。她太在意我的学习了,这让我感到很焦虑、压力大。”刘艺甚至觉得,母亲的“爱”很假。

  刘艺情绪低落、闷闷不乐,对学习没兴趣,害怕面对父母,也不想和同学们交往。严重时,刘艺有了自伤的行为,她用刀片割伤自己的手腕。“看着一股股鲜血从手上流出来时,感觉是一种释放”“切肤之痛,用身体的痛苦对抗心理的痛苦。”

  接诊刘艺,王佳慧医生用心理治疗加药物治疗相结合的方式给予治疗。同时,王佳慧与刘艺的父亲进行了对话,寻求家庭的配合和支持。刘艺休学了一阵子,在市三院接受专业规律治疗。如今,刘艺的状态好了很多,但并未完全康复,她正在定期接受门诊复诊。

  得了一场心灵的感冒

  “抑郁症发生的原因有遗传因素、生物因素、性格因素、环境因素,还有一些至今不明的原因,可以说,任何人都有得抑郁症的可能性,但青少年、孕产妇、老年人、高压职业,这四类是抑郁症患者重点人群。其中,青少年面临的形势尤其严峻。”王佳慧说,每当开学季前后和期末考试前后,都是青少年前来就诊的高峰期。

  据流行病学调查,中国抑郁症终生患病率为6.8%。今年3月份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2020年,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重度抑郁为7.4%。

  今年“世界精神卫生日”发布的“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全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率为17.5%。其中,重性抑郁障碍占2.0%。该调查历时近9年,对73000多名6至16岁少年儿童的流行病学进行了调查和资料分析。

  一些人可能不理解:年纪轻轻、不愁吃不愁喝,怎么就抑郁了呢?王佳慧解释说,青少年也面临独特的现实困境,例如,高强度的学习节奏、较大的竞争压力、父母的高期望;另外,青少年特有的好奇心、求知欲与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冲突,很容易让他们产生心理问题。“想开一点不就行了?”“忍一忍就过去了”面对抑郁症患者,有的人往往想得“很容易”。殊不知,这简单粗暴的劝慰、深深的误解,对抑郁症患者的康复而言无事无补,反而是一种残忍。因为,抑郁症患者在发病的时候,强烈的负面体验远远超出了他自己能调节的范围,他可能会因此感到自责、无助。

  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已意识到,抑郁症不是娇气、不是矫情,它是一种疾病。

  “我们常常会把抑郁症比喻成心灵的感冒。”王佳慧解释说,对于抑郁症而言,低落、不开心只是疾病下的一种症状表现而已。就好像感冒,患者往往会出现咳嗽、流涕的症状。抑郁症是一种发作性的精神障碍,病人在发作的阶段,激素变化带来的状态变化可能不仅仅是情绪,还会表现出更多不同的症状,比如失眠或者嗜睡,暴躁、焦虑、头痛,甚至有轻生的念头。

  可怕的不是症状本身,而是忽视了这些身体的提醒。王佳慧说,抑郁症治疗有一个难点:患者或疑似患者因为“病耻感”,担心遭遇异样眼光、影响工作生活,而讳疾忌医,错过治疗最佳时机。“我们医院有时候会采取‘团体治疗’的方法。病人会感受到,原来得抑郁症的不是我一个人,我并不是个例、怪胎。”

  王佳慧说,确诊抑郁症后,医生会评估患者的病情及经济状况,建议接受心理治疗、服药或者在服药的基础上接受心理治疗,还有其他方法,比如经颅磁刺激、认知行为疗法等。唯独不建议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或者自己偷偷改变治疗方案,等它自己好。

  太阳照常升起,明媚的阳光也并非遥不可及。抑郁症只是一种疾病,并非什么洪水猛兽,通过专业治疗,大多数抑郁症可以治好。抑郁症患者可以冲破黑暗、浴火重生,这需要抑郁症患者的勇敢“自救”,也需要社会摘掉无形的有色眼镜,以对待其他生理疾病一样的眼光看待抑郁症,给予抑郁症患者更多理解支持,关怀和帮助。(阜阳日报记者  宋玉洁 通讯员 于子成)

编辑: 胡广
推荐阅读
前10个月全省城镇新增就业64.3万人


发布于2022-11-30 18:54:02

安徽铁路十年巨变


发布于2022-11-30 07:29:39

高层着火,应该如何逃生?


发布于2022-11-29 15:20:28

热点图片